吊東

http://slashtw.space/home.php?mod=space&uid=9235

特傳<隔岸2>-16

*摩阿存在感特別高

*人生啊

*哎呦我的媽原創還沒寫

*(哭哭喔


我看著那個滿臉正常的年輕男人,他手上提著公事包,說不定裡面全是符咒水晶什麼的。

 

一疊資料被遞到我面前。

「妖師,很辛苦吧。」前面那個自稱公會的人的傢伙露出笑容,整個人看起來就是鄰家大哥哥的感覺,身上穿著襯衫牛仔褲,非常平和的融入地球人的世界。

我瞪著那疊資料,不敢接也不想接。

「也還好,因為是很多人要的所以這次買的多了點。」管他重點是什麼,我決定繼續打哈哈下去,昨天妖師首領才剛走怎麼這次公會的膽子這麼大。

公會的人親切地笑了笑,也不在意,收回資料,很自然的坐到我旁邊,「看來你有一群很好的朋友。」

「是還不錯啦。」想想學長剛剛為了怕冰融掉,拎著那袋裝冰的就進去買鮮奶了,根本就是人型冰箱啊,省電費、吃得少,嗯,每個人家裡都應該有一個。

資料再度被遞到我面前。

「這個,請你看看。」

 

這麼單刀直入嗎!

我有點不可思議的看著前面這位大哥,你們公會的人做事這麼不嚴謹真的好嗎?

「這個可以看喔,上面沒有什麼奇怪的詛咒,你可以檢查看看……不然我幫你翻好了。」公會來的大哥自告奮勇。

……現在的公會都是這麼熱心助人的嗎?不會是吃錯藥什麼的吧?

「……你們到底要幹嘛?」

公會來的大哥笑容依舊和煦,只是在我看來很可怕。

「你的警覺心真的很高呢。」

廢話,我這麼容易被騙我自己知道,不然我一直跟你打哈哈幹嘛啊!

我小心地往後挪了一點,不過這位公會來的不著痕跡的跟著靠近了點。

我抓著手裡稍微融化的沙士罐子,小心地把一個治癒術法按上去。

人生道路這麼崎嶇,冥玥早就告訴過我,傷口不要亂治,不過要是影響到逃跑了說什麼都要治,不然我就等著被她扭掉腦袋。

 

「不過我真的沒有要做什麼,只是想請你看一下這份資料。」

幹嘛?突然給我看資料幹嘛?

「如果我說不呢?」

我盯著那個人的眼睛,想知道這個人接下來會有什麼反應。

……好吧,不得不承認其實我也是因為知道後面還有個重柳族才敢這麼做的。不過還是不希望他因為我又到處流血,太可怕了。

 

「今天天氣不錯。」公會的人突然轉移了話題,「難怪附近這麼熱鬧。」他看著我,彎起了和善的笑容。

我的眼皮跳了兩下,終於知道哪裡不太對勁。

這個人的語氣很和緩,一點都不趕時間,也就是說,他知道學長去買東西、但是不會

馬上回來……起碼不會很快就回來,有可能是有「什麼」絆住學長。

還有……

「這裡到處都是——」人。

我的話還沒有講完,前面公會的人突然站起身,連身邊的公事包跟資料都掉了。

他的注意力像是突然被其他東西拉去一樣,盯著某個方向就邁開步伐。

什麼?到底怎麼了?

 

我跟著看過去,只看到不遠處的街口,一道很熟悉的身影站在那邊。

那人在人群中不突兀,就跟他自己說的一樣,很自然的融入其他人的生活裡面,就算腦袋上頂著一頭不黑不灰不白的奇異毛色也沒有引起其他人的過多注意。

彷彿注意到了我的視線,那人衝著我小幅度的越過正朝他過去的公會青年朝我笑了一下,接著很快轉身,埋進人群裡。

 

「摩——」這一切發生的有點快,我的腦袋還沒跟上,四周突然一片黑,有個什麼東西蓋下來。

 

這個感覺我很熟悉。

「影子!」為什麼綁架來綁架去都是綁我!

 

等到我又重新能看見東西的時候,旁邊已經多了個摩阿。

「你好,褚同學。」

好個屁!哪裡好了!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還有那個看起來很像鄰家大哥的公會人跑去哪了?

「看有人要找你麻煩啊。」某變色龍還是一頭雜色的毛,手上還有一把蔥,整個就是剛逛完菜市場還因為臉長得好看被阿婆多送蔥的感覺。

「……所以你是故意站在那裏的?」

「當然。」摩阿嘿嘿笑了兩聲,「對公會來說,目前的我比較難掌控,你要找比較好找,所以當然是先找我。」

這樣喔……這樣說也很合理啦。

「還有就是抓到我的賞金比抓到你的賞金還要多。」

……後面這句才是重點吧?

……等等。

「抓我?」還有賞金?

摩阿嗯了一聲,撿起地上的資料,翻開來給我看,「也不算是吧,你自己看看吧……啊,要是怕有詛咒的話我翻給你看吧。」

就說了你們這些人為什麼都這麼熱心助人?

 

我湊過去看資料夾裡的東西。

「……」雖然早知道,但是實際看到還是覺得有點難受。

這是一份要監視我的任務。內容雖然是監視我,但是附加條件有特別強調一句,要是我有任何「異常」的行為,格殺勿論。

簡而言之就是,誰接了這個任務,我的命就在誰手上。

「欸?」我把目光往下移,找到了接這個任務的人,著實讓我愣了。

「我翻頁了喔?」摩阿的手輕輕把紙頁翻過。

又是一個任務,也是公會的,是一張要暗殺我的,這份資料的委託人不具名。

內容很簡單,要殺掉我。

接下來的幾份都跟我有關,不是殺就是監視就是探查。

我自己伸出手去翻,翻過一頁又一頁,到最後已經不管上面是要把我碎屍萬段還是怎樣了,我一直把目光盯在最下面承接了這個委託的人名上。

 

全部。全部都是同一個人。

我發現我的手在抖。

「看來這是公會的人用來當作籌碼的東西。」摩阿輕柔的聲音傳過來,闔上那本資料夾,「也是因為這樣我才來的,叫影子把你藏進影子裡,這方法還不錯吧。」他笑,可是我笑不出來。

「我猜你那個學長,應該也快出來了,假日的排隊人潮總是特別多呢。」

摩阿的語氣很輕鬆,但我還是輕鬆不起來,現在我只想找到剛剛提著整袋冰走回賣場裡的人。

「你的朋友也很照顧你。」

「嗯?」

摩阿微笑看著我,「不然你以為會有誰放棄自己的暑假到妖師的地方過呢?」

咦?


特傳<隔岸2>-15

*CWT50場販M52喔!(要強調幾次?

*然後我覺得我的腦又要開始燒了

*公會啊漾漾啊公會啊漾漾啊之類的

*齁公會到底在想什麼啊!(幹嘛


幹嘛又突然打我……

揉著腦袋,學長打完我洩憤之後又重新把我的腳拉到他的膝蓋上放好,一邊用似乎更加重的力道按壓我的腳,雖然不怎麼痛不過還是可以感覺到學長的故意啊!

我摸了一下口袋,掏出在家裡就預先寫好的購物清單,這算是我的習慣了,不然依照我這個腦袋,大概會少買三分之二的東西,還會買錯二分之一的東西,有買等於沒買。

而且為了預防意外,清單會備份很多張,學長看到的時候簡直要用鄙視的眼神打死我,「這麼簡單的小事你怎麼記不起來?」

我就是記不起來好不好!

所以我只給了學長一個白眼就繼續謄錄第五張。

 

直到我在來大賣場的路上丟掉第四張清單時,學長才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我。

看到沒有,有備無患啊有備無患。

 

「啊!」我用手指清點單子上每一項,對照購物袋裡的東西。然後才突然發現少了樣東西,「學長……」我只好苦著一張臉轉頭找學長求救。

學長一臉就是「你又怎麼了」的表情看著我挑了眉,「忘記買什麼了?」

學長你是神!

我已經不是第一次覺得學長可能根本就還會讀心——

「要我說多少次,已經不會讀心了。」學長嗤笑了聲,「不知道是誰之前說我會讀心好像也不錯?」

那時候是那時候、現在是現在好嗎!

 

學長彎腰從購物袋裡面拿出一罐易開罐,放在手裡拋兩下然後拿給我,「拿著。」他拉過我的手去按住拐到的地方。

然後我發現那罐易開罐已經從原本的液體變成固體了,外面還結了層霜。

……我真的得說學長的先天能力真的方便到我好羨慕。

嗯……要是不失衡就好了。

 

「學長?」我有點疑惑,學長現在是要幹嘛?手痠了所以就拿其他東西來給我冰敷?

學長沒回答,探身到我旁邊,往我口袋裡摸。

「呃……學長?」其實我不太清楚現在學長是要抱住我呢還是只是想拿我口袋裡的錢包。

「買鮮奶。」學長往後退開了一點,手上拎著零錢包,一字一字說出讓他更像居家生活小能手的話。

「好。」我忍不住笑出來,伸出手把學長往後推了一點,「學長你太近了啦……現在又不是在家裡。」

「喔?」學長的眼中突然閃過某種情緒,看起來……有點開心?「所以在家裡可以?」

「學長不是自己黏過來的嗎?」我無奈地看著他,在家裡你不是找到機會就貼過來嗎?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喔。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學長突然變得這麼黏人,不過學長貼過來就能感覺到體溫,會比較安心一點,想一想還是讓學長繼續貼著了,反正我也甩不開,「害我以為連睡覺也要睡一起了。」嘖嘖我的床是單人床啊不是學校宿舍那種大床,兩個男的擠一張還怎麼睡。

「你要是希望的話,可以成全你。」學長直起身子,勾起嘴角,看起來心情又好了,跟剛剛比起來的話大概可以用雨過天晴來表示。

嗯,學長的喜怒無常又上升了一個檔次。

「不、不用了謝謝!」要是我的睡相太差什麼的被學長一個巴掌打死在床上也太對不起我自己了……這樣說起來,之前跟學長睡一起那段時間沒有被打死簡直是奇蹟。

 

學長輕哼了聲,非常不以為然,「乖乖待著別亂跑。」拎起錢包,學長隨口叮囑幾聲。

「好。」我應聲,要我跑也沒辦法跑去哪裡啊,除非又有個誰來把我綁架什麼的……這裡是大賣場門口欸誰會沒事跑來人這麼多的地方綁架我?

 

「妖師褚冥漾。」

啊是說學長明明就有他那張萬能卡,幹嘛還拿我的錢包……所以果然只是故意想要欺負我是吧?

「我是公會的人,請跟我走一趟。」

 

「不要。」我嘆口氣,轉頭看向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冒出來的人影,「公會的人難道沒聽到剛剛黑袍叫我不要亂跑嗎?」

真是,怎麼動不動就跑來?逛個賣場而已我又不會毀滅世界!


<可可小精靈哈維恩>

*今天也發ㄎㄧㄤ

*人生美好ˊˇˋ


看看這邊有隻小精靈,飛飛飛,叫做哈維恩。

可可小精靈生活在高麗菜田裡,天天種菜很開心。

為什麼要種高麗菜!因為是畢生職志!

誰給的!妖師!

妖師是誰!

俗稱可可王的褚漾漾!

可可小精靈誓死用整片高麗菜田效忠褚漾漾。

於是日復一日用可可灌溉高麗菜。

飛飛飛,這邊有隻可可小精靈,叫做哈維恩。

神馬?褚漾漾喜歡吃糖?

飛飛飛,這邊的可可小精靈哈維恩端上高麗菜。

神馬?褚漾漾喜歡吃甜?

飛飛飛,這邊的可可小精靈哈維恩端上高麗菜。

神馬?褚漾漾喜歡那個全部白泡泡的混血王子?

飛飛飛,這邊的可可小精靈哈維恩把高麗菜砸到褚漾漾頭上。

快吃高麗菜!看看腦袋都昏了!

 

飛飛飛、這邊有隻可可小精靈,叫做哈維恩。

哈維恩,今天吃菜了嗎?


【特殊傳說同人】【影子】【場販】【公告】

【影子】【場販】
特傳同人《影子》CWT50場販公告

地點在M52珍奶微糖少冰
M52珍奶微糖少冰
M52珍奶微糖少冰
攤主是個小哥哥,聽說有點怕生,請不要欺負人家ˊˇˋ
還有啊攤主的圖珍的很美,美炸天,快去關注這位小哥哥啊!

然後因為是寄攤,兩天我都不會在攤子上,要找我只能碰運氣。
要是第一天在場內發現一個滿臉頹廢身上拎包駝著背的傢伙在亂走,那個就是我了。

要是發現我了,可以過來衝撞我ˊˇˋ不要太大力我會痛(何
然後可以給你簽名啊畫個冰炎狼漾汪神馬的(?
啊再多給你顆糖糖吧(何
總之場販我不敢印多,20本,希望能賣完ˊˇˋ(沒賣完只好丟蝦皮

*突然發現封面非常沒有特傳感覺可能沒人會注意到的傢伙


特傳<隔岸2>-14

*好的ˊˇˋ

*隔岸2基本上不會有什麼起伏跌宕的ˊˇˋ

*安安靜靜的寫完隔岸2然後去寫下一篇ˊˇˋ

*喵喵喵咪咪咪ˊˇˋ(何



一排冷氣冰櫃冷氣迎面吹來吹的我腦袋痛。

 

「真是,說要吃冰的自己來買啊。」我小聲碎念,一邊往購物籃裡塞冰棒,剛剛家裡面一群寄宿在我家的火星人可能是被電視上的綜藝節目內容刺激到,決定在家裡後院辦一次烤肉暨水球大戰……雖然我很努力的制止了,不過後來想一想,好像也沒有其他機會可以這樣子玩了(其實只是少數意見被忽視了),反正學長他們都在應該不會發生什麼事吧,所以就……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希望他們的水球是正常的水球、烤肉是正常的烤肉,不管妖師拜的是什麼神,拜託都讓我家後院倖存下來。

 

「等等又撞牆你就知道了。」學長推著購物車走在我後面,購物車裡堆滿了冰品……相信我,這些東西在幾秒之內就會被五色雞頭解決掉。

「不會、才沒這麼——」衰。

 

對不起我錯了,人生的衰運有時候就是會發生在這時候。

 

我被前面衝過來不長眼睛的小孩撞了一下,整個人往旁一倒摔到商品堆上,然後那個急速奔跑的小孩也飛出去。

「褚!」

學長馬上丟了推車過來把我整個人從混亂的瓶罐裡面拉起來,那個造成混亂的小孩看起來整個也被嚇到,爬起來之後滿臉害怕瞪著我,大概這輩子沒看過這麼衰的大哥哥。

「你……」「沒事、我不要緊。」衝著那個被嚇到的小孩露出一個笑容,這對現在的我來說有點困難,因為全身被摔到很痛,「來,你掉的。」我把旁邊剛剛從小孩身上噴飛出來玩具塞回他手裡,順手拍了個治癒術法上去,「去找你媽媽吧。」我朝小孩揮揮手送他跑遠。

 

「這位先生。」然後非常衰的我被旁邊的女店員白眼了,可想而知這堆罐頭是他們的心血結晶。

「呃……對不起。」有鑑於吵起來會很麻煩,我早就做好了要賠償的準備,這也是為什麼老媽叫我幫忙買醬油我都只敢去雜貨店買,在店門外喊一聲醬油老闆就會送出來,免得我進去砸店還要賠錢。

然後脾氣感覺不太好的店員開始各種細數,說他等等要整理很麻煩之類的。

呃……不然我幫你整理啊好不好。

「喂、你該不會是故意的吧?」突然,店員轉過頭問我。

故意讓自己被撞?大姊你這個邏輯還不錯,我喜歡。

「不然怎麼可能會有人像你這麼衰,衰到會被一個小孩撞到?」

「……對不起,如果有要賠償……」看那個大姊的臉整個散發著怒氣,我認慫、我道歉,大不了就是賠錢吧。

「喔?你有錢嗎?」

大姊在鄙視我!這個表情我不會看錯絕對是鄙視啊!

「賠不起就不要亂說大話,看你笨手笨腳的,出去笑死別人大牙。」

哎……我是做不起什麼很可怕的工作啦,不過跨界處理個吊死鬼我還是可以的嘿。

 

「褚。」學長看起來心情不太好,伸出手搭住我的肩膀,注意到學長的臉整個比看到鬼族還要黑,我只好乖乖閉嘴。

……學長,你不會砸店吧?

我突然幫這家店擔心了一下。因為這個店員看起來是附近學生來打工的,身上還掛著實習的牌子,講話沒什麼邏輯,兩句話裡就有三個髒話。

然後很剛好,學長最討厭這種不講道理的傢伙。

 

把我扶起來,學長的表情看起來非常難看,對著跑來處理的店長亮出了黑卡,接著經理跑過來了,鞠躬哈腰道歉沒多久,一把椅子就過來了,學長只看了一眼,把我拎到椅子上坐下,繼續勾起冷笑聽趕過來的更高層提出各種賠償措施。

我只好坐在椅子上,接過旁邊店長端過來的茶水,說真的,這邊的店長其實還不錯,不過那邊那個實習店員可能要糟糕了,看店員現在滿臉茫然呆滯的樣子。

其實我很想跟學長說這個人真的也沒做什麼啊,而且我也真的把別人家的架子弄倒了……啊啊啊學長你的表情突然看起來很滿意,老闆先生你是做了什麼讓學長滿意的!

「學長!」眼看著那邊好像要拍板定案什麼很可怕的事,我連忙站起身,努力忽視剛剛拐到的腳踝。

「褚?」學長顯然馬上注意到我的腳踝,瞇了瞇眼,把我按回椅子上。

「那個、我真的沒事……」

「你哪裡沒事了?」學長挑起一邊眉。

「呃……學長……」拜託不要讓老闆啊經理啊什麼的賠償道歉啊!我這個平民百姓受不起。

我拼命的希望學長懂我的意思。

最後學長盯著我看了兩三秒,嘆氣,「笨蛋。」往我臉頰上大力的捏了一下,接著走回去說了點什麼。

我感覺那邊三個倒楣鬼全都用一種看到救星的表情看著我。

「……呃……對不唔!」對不起三個字還沒說出來,學長瞪了我一眼,摀住我的嘴。接著攬住我的腰……說是扶,其實感覺學長根本是直接把我整個人提著走。

我們連帳都沒有結就走出了賣場。

 

「你道歉幹嘛?」把兩大袋購物袋放到我旁邊,學長抓起我的腳,剛剛拐到的地方其實已經不太痛了,只是稍微有點紅腫,應該冰敷一下就會好。

「啊?」我道歉又錯了?

「你又沒做錯事。」學長抓著我的腳左右看了看,最後把我的腳放到他的膝蓋上,一手蓋上我的腳踝,「沒做錯就不用道歉,只會讓他們得寸進尺。」

我覺得我好像突然懂為什麼學長那麼生氣了,他一直不想我把自己看得那麼低……哎呦,就說了因為這樣比較不會那麼麻煩才說的啊。

 

學長的手冰冰涼涼的蓋在紅腫的地方,一邊輕輕揉捏,整個舒服很多。

所以我說先天能力真是太不公平了,學長半冷半熱的等於是夏天冬天兩相宜啊,居家生活少不了的……「噢!」「又在亂想什麼。」

「想你啊……」我揉了一下被彈了的額頭。抬起頭就看見學長滿臉古怪的看著我,「你想我什麼。」

「想你是先天能力居家生活小能手。」啊,不小心把真心話說出來了。

「靠!」


特傳<咖啡小精靈安地爾>

*咳對不起我有點小瘋掉

*呃我等等放隔岸2更新欸嘿

*咖啡小精靈安地爾、啾咪!(?


看看這裡有隻小精靈、飛飛飛,叫做安地爾。

安地爾說:來杯咖啡咪!

如果你說好,咖啡小精靈安地爾會馬上端上咖啡。

安地爾說:呵呵呵,小朋友你看起來很可口。

喔不對,是:呵呵呵,小朋友你看起來很口愛。

 

如果你說不,咖啡小精靈安地爾會馬上端上咖啡。

安地爾說:呵呵呵,小朋友你看起來很可口。

喔不對,是:呵呵呵,你就是我王想要的東西。

 

知道咖啡小精靈的王是什麼東西嗎?

是咖啡刺蝟精靈,黑色的、有毒、不能吃。

咖啡小精靈安地爾天天出門前,就去跟咖啡刺蝟精靈報備,然後仁慈的咖啡刺蝟精靈會從身上拔下三根針。

咖啡刺蝟精靈說:來,咖啡精靈安地爾,第一根給你扎屁屁、第二根給你扎屁屁、第三根給你扎屁屁。

咖啡精靈安地爾問:為什麼只能扎屁屁?

咖啡刺蝟精靈說:因為妖師屁屁肉多多。

咖啡精靈安地爾恍然大悟,誓死找到妖師屁屁肉,一定要扎個三針。

 

看看這裡有隻小精靈、飛飛飛,叫做安地爾。

想要飼養咖啡小精靈安地爾嗎?太棒了,只要天天讓小精靈安地爾泡在咖啡裡,咖啡小精靈幫你實現所有咖啡願望。

你說:我希望……

咖啡小精靈安地爾:更多咖啡!

你說:啊不是……

咖啡小精靈安地爾:更多更多咖啡!

 

然後你就被咖啡小精靈安地爾的咖啡淹沒了。

可喜可賀! 


【關於影子】

【關於影子】

今天已經對帳了一部分ˊˇˋ九個人應該已經收到訊息了˙ˇ˙明天我會再去刷簿子ˊˇˋ
那如果是在11號之後才繳款的,就不可能在11號之前收到繳款通知喔!
*請在12號前繳款完ˊˇˋ
*請在12號前繳款完ˊˇˋ
*請在12號前繳款完ˊˇˋ
13號會進行最後統計(繳錢+填單才會寄本子)
13號晚上12:00會把訂單送出去印。所以12號前要繳完錢喔!


【影子預購】

那個啊!
今天就是預購最後一天了!
非常感謝各位這麼踴躍(完全被預購數量嚇到的傢伙
原本以為只有五六本。((
沒想到數量直接超出預期讓我這個什麼都是第一次的小菜鳥非常無措。

然後就是,很對不起!
單子上沒有標明,影子書是250元,還沒有加上運費!
還沒!加上運費!(大聲
因為有很多可愛的小天使們匯款匯了250讓我感覺非常愧疚,真的很抱歉要讓你們再多跑一趟,單子上的價格是還沒加上運費的!
假如買一本,就是250+60=310
假如買兩本就是250+250+60=560

然後最後就是因為數量真的超乎想像((
所以還是說一句,要是哪裡做錯了不管是回覆速度慢了處理速度慢了還是哪裡不好了。
真的很抱歉!

特傳<隔岸2>-12

*想寫個疼惜漾漾的然

*依舊在肚子餓裡打滾(

*期中考爆炸

*不知道這個坑什麼時候填完ˊˇˋ(看看大綱(

*預購還在繼續

https://goo.gl/forms/VqwxxquGgZdAzcIr2


我點了頭應下。

「學校那邊別擔心、有我在,不會被當掉的。」然後然用微笑給了我這句話,直接戳中我心中最擔心的那塊。

我的成績……我的成績隨著我到處跑來跑去東翹一節課西曠一節課的,上個學期已經在岌岌可危的邊緣,要是下學期再到處亂跑,我的成績大概會直接破出一個補也補不回去的大洞。

現在然突然給我來了這麼一句,瞬間讓我打了個寒顫。

有然在……有然在我的成績怎麼可能不過關……整個族一起幫我補習欸……要是這樣也過不了,估計我會被當成妖師的恥辱被老姊抓去種地心。

「好、我知道了……」天知道我是用多抖的聲音吐出這句。

 

「對了,我還聽小玥說,你上次又往山上跑了?」然看我碗空了,非常賢妻良母的又跑去給我裝了一碗回來,用慈愛的眼神叫我把整桌可能叫做早餐午餐合體的小菜吃完。

「對。」我稍微跟然說了一下山上發生的事情,譬如說鬼門、還有上面的山神小妹妹以及很喜歡變成我的模樣的大蛇,然全程用一種聽小孩講故事的表情專注的聽,然後在聽到何政的時候眉頭皺了皺。

「你說他有公會的名片?還有認識的人?」

 

對啊,他還叫我要去改運欸,「原本是想要我幫忙,不過後來……」我嘿嘿笑了一下,何政背後東西一堆,又名聲敗壞沒人要收他,只好跑來威脅我了啊,大概沒想到我旁邊還有個學長給我擋著。

「你沒有幫忙吧?」然的表情突然變得有點嚴肅。

我搖搖頭,感覺然就是因為何政被這麼多人拒絕了的關係才不要我去幫他,要是幫了,說不定會惹什麼麻煩——

「你身體已經受傷了,少做一件事是一件。」

 

好吧,也許然沒有想這麼多,他只是不想我去做東做西。

看著妖師族長難得的露出有點緊張的表情,我忍不住笑出來。

「然……」然很年輕,沒大我多少歲,卻已經撐起一個家族,而且就我看來,還是這個世界上數一數二難撐得家族,頂著整個世界的壓力,「別擔心。」我挪了一下椅子挪到然的面前,「我會照顧自己……盡量不讓你們擔心。」

然眨眨眼看著我。

「所以,有什麼事情都可以告訴我。」

說這話的時候其實我還是沒什麼底氣的,但就是想這麼對然說,腦袋裡浮現了然一個人面對著空蕩的大宅的畫面,想著我怎麼了、其他人怎麼了、妖師要怎麼繼續走下去,就覺得有一絲絲難過。

然噗哧一聲笑出來,伸出手來輕輕揉了揉我的腦袋,眼裡有超齡的成熟。

「漾漾長大了。」

他說著。讓我有點不自在的別過腦袋。

「對了,這次影子的事情、你做的很好。」

「欸?」怎麼突然又回到影子上?

我愣愣的看著然。

「還記得我跟你第一次在學校裡見面嗎?」然站起身,嘴角勾著微笑,「那時候的你跟現在,真的長大了。」

我恍惚的應了聲。

「要記得回來啊。」最後,然站起身打開門。

 

 

然其實沒有待多久就走了,因為各種原因,他能來的時間通常都很短暫,這點我也知道,本來就應該是我回去本家的,這次就是因為然等不及了直接風風火火過來。

 

妖師族長要離開,所有人起身送客,場面盛大,排場浩大,沒人敢亂說話,全都乖乖站在原地目送妖師族長還有旁邊的辛西亞。

「要記得回來、別亂來。」走前,族長還像是沒辦法放心一樣對著我叮囑,一邊默默的把一個力量不小的祝福按到我的肩上。

我只好不斷點頭,雖然然總是想要公私分明,不過偶爾也會有這種想把我當族人也想把我當親人的時候。

「好好保重。」驀地,然的目光從我身上移開,看到我後面。

咦?

我轉過腦袋去看了一下,我後面離我最近的就是學長了。

然跟學長說好好保重?

「嗯。」學長很認真的對著然點了頭。

 

什麼?他們兩個之間是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的事?為什麼然突然會氣氛這麼詭異?

我左右看了一下,還是什麼都沒看出來。

 

然離開之後,我明顯看到整個客廳裡的氣氛突然一下子輕鬆了起來,幾個人都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然又不是什麼豺狼虎豹你們這些人居然會怕他嗎!

好吧不過也要感謝然,起碼今天我整個早上都不用擔心他們把家裡拆了。

「……學長。」趁著他們討論今天晚上又要搞什麼活動的時候,我偷偷問學長,「你跟然……」

學長挑眉,「怎樣?」

「為什麼他突然跟你說好好保重……」這個我真的很好奇,因為要是然要跟學長說話,每次都會很有禮貌的加上冰炎殿下四個字,我還沒看過然什麼話都沒說直接對著學長說四個意義不明的字。

學長彎起嘴角,「猜啊。」還沒等我回應,他伸出手往我臉頰捏了一下揉了兩把……說到這個不知道什麼時候養成的習慣我也很無奈,可能最近在家裡吃多了,那邊一群火星人又找各種理由不讓我做家事(老實說還滿感動的),我的臉估計被我自己吃圓了一圈摸起來是那種連我都覺得自己臉好捏的那種。

然後學長就時常莫名其妙跑來捏我的臉,我都不知道應該為從比較痛的彈額頭變成比較不痛的捏臉頰慶幸還是幫我的臉頰肉掬一把傷心淚。可憐我的臉頰。

 

「學長!」我對著學長抗議,還沒說下一句話,就被旁邊撲過來的喵喵打斷。

「漾漾!」

「我們今天晚上烤肉吧!」

 

啥?烤肉?

「哪裡烤?」我感覺我的眼皮在跳,跳的像要抽筋了一樣,「你們什麼時候決定好的!」

喵喵的眼神亮晶晶的,「漾漾家的後院!」她勾著我的脖子,一整個進入興奮狀態,可能一個不小心就會把我掐死……啊,她是鳳凰族,什麼都沒在怕,應該怕的是我。

「我們剛剛討論很久喔!想要在漾漾家留下美好回憶!」

什麼美好回憶!你們的美好回憶來自我的精神衰弱啊你們知道嗎!

 

「可……」可是我不想要我家後院被燒掉。

「可以吧!」喵喵轉過頭來看著我,脖子有點痛。

「可、可以。」我還能說不嗎?你的手就勾在我脆弱的脖子上啊同學!

 

「太好了!」

喵喵放過我的脖子,轉去找千冬歲,千冬歲看著我,推了下眼鏡,跟著露出了放鬆的表情。

……好吧,看來我家還是有讓他們開心到。

「啊哈!是時候拿出本大爺的——」

「不要有任何會爆炸的東西!」

「切。」

切個鬼啊!


特傳<隔岸2>-11

*我把辛西亞打成新吸氧(對不起世界(

*然後明天期中考((

*等等應該先去畫圖(要什麼時候才有空打原創

*總之漾漾是好不了了。

*感謝各位!

預購這邊請ˊˇˋ

https://goo.gl/forms/qv0VdDuThlKtDwA12


「是有關人族的事情。」

人族?其實到後來就能知道了,現在說到人族,就等於是在說摩阿,都只剩他一個人了,要說人族也沒其他人可以說。

「摩阿?」

「對。」然點頭,說那時候我出事,摩阿得處理影子,影子又在我身上,人族跟妖師牽連上關係了,可能會有點麻煩。

「可能會有點麻煩?」我第一次聽到這種說法,人族跟妖師又有什麼關係了?如果會有麻煩的話,為什麼學長還會委託人族?

「對,有點麻煩……殿下那邊也是無可奈何。」然說,「如果換作是我,就算會引來麻煩,也會找來人族,畢竟影子這種東西,人族處理比較妥當。拖越久對你越不好。」

……原來還有這樣的啊……這也是我第一次聽到,學長什麼都沒跟我說。

 

「不過這不是我的重點……這次來的目的是因為你。」他眼神看著我,明擺著要我別再問了,「人族跟妖師之間有了關係會很麻煩……這個你之後應該就可以感受到了。」

「應該……不會很嚴重……?」我小心翼翼的問他,要是真的很嚴重的話,然應該會直接告訴我。

然輕聲笑了,「嚴不嚴重,還要看情況……總之,這次來主要是你,不是別的。」

我抓了抓腦袋,說來說去還是繞回我身上,「我、我很好啦……」沒少手沒少腳,什麼都沒少。

然看著我,挑了挑眉。

「……對不起。」扛著妖師族長的視線,我低下腦袋道歉,剛剛已經跟辛西亞說過一次的話又重複一次,雖然隱約可以猜出辛西亞剛剛是想要告訴我然他只是因為擔心表弟才過來的,但實際上我還是知道,然不只是親人,也是族長。有時候他會用族長的身分來跟我說一些事、先是族、然後才是我。

「嗯。」然點點頭,「就你把自己傷成那樣,的確應該道歉……你能保證沒有下次嗎?」

我抬起頭來看著妖師族長,沉默不說話。

不是我不能保證什麼的,拜託一下我也想要沒有下次啊!

只是我真的不敢說話,都說妖師的語言最強,我現在做保證了,到頭來會不會遵守……我真的沒辦法斷言未來,尤其是在我身上。

然看我不說話,大概也知道我在想什麼,輕聲嘆口氣,「……漾漾……」

「對不起。」我對著然的目光……其實還滿困難的,對我來說要把眼神好好的對著另一個人,目前除了能成功跟學長對視,還真沒有其他人,總是會忍不住把眼神挪開。

我看見然的眼神裡很嚴肅,在等我的回答。也許還有點寵溺?就是那種長輩對著晚輩的慈愛感覺。

「但是……我不知道。」我承認,我真的不知道,我不知道未來還會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雖然不知道有沒有可能,但要是……」但要是學長又發生什麼事情、或是誰又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可能、沒有辦法像以前那樣就是站著什麼也不做。

我學到了一些事情,在這些時間裡。

要是我站著什麼也不做,有些東西會失去。要是我往前了,我行動了,也許能找回我要的,但同時,我也可能會失去我自己的一點什麼。

就像我想救回學長,把自己弄成這個樣子讓人擔心。

也像學長想救回我,直接把自己的一條命賠上去。

「……妖師跟精靈之間的關係真是一言難盡。」我沒有把話說完,但然在跟我對視了幾分鐘之後終於垂眼,靠回椅背上,露出了無奈的笑容,「漾漾,你是用什麼心情去協助冰炎殿下的?贖罪?賠罪?對精靈覺得抱歉?」

什麼心情?

我想了想,面對白色種族,雖然我百口莫辯、雖然我不知道怎麼辯解,但是……但是我會去找藥,從來就只是因為學長一個人。

「沒有贖罪、沒有賠罪,也沒有覺得抱歉。」我搖頭,「我只是想要學長好而已。」

「嗯。」然點點頭,似乎在思考些什麼,「……我知道了。」他環著手,接著再度將視線迎向我。

「漾漾,接下來的話,要請你聽好。」

我應聲,放下碗,忍不住端正了坐姿。

 

「我們是妖師。」

然緩緩開口,用他平時溫和的嗓音吐出字句,那是黑色種族跟其他種族之前的差異,還有妖師跟精靈、以及有關於現在世界上各方對妖師還有精靈之間的想法。

最後,是妖師族長的話:「漾漾,要是有一天,你沒有辦法像這個樣子——沒辦法像現在這個樣子,毫無顧忌的跟白色種族相處——而且是因為我的關係。」

我吞了口口水。

「我希望你能沒有任何怨言。」族長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我知道妖師跟精靈之間總是有種難以說明的牽連,但是這樣的牽連與關係,在現實面前都有可能會消失殆盡。」

——現在是白色種族的時代。

——白色的說什麼就是什麼。

——這是少數服從多數的時代?

——也許未必,這是個少數必須畏懼多數的時代。

 

「……漾漾,我們是一個群體。」然說,「妖師必須花費比常人更多心力讓自己得以站在光之下,這不是誰的錯,也沒有對錯。」

「只是因為我們在這個時代,在這個地方。」

「我不希望我們前人用性命堆疊出的安好被破壞掉。」

「小心點,漾漾。」

「在世界的眼裡,你就是妖師。」

而妖師,就是幾十幾百條人命。

 

也就是說不管我做出了什麼決定,都有整個世界在監督我,在看著我,等著看我們什麼時候露出馬腳,等著找個理由來……也許不需要找理由。

我看著族長,深深俯身,表示我知道。

在我面前的白陵然是族長,族長當然以妖師整個群體的利益為優先。

「是。」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才感覺到腦袋上傳來輕柔的撫觸。

「好了,漾漾。」然的聲音從頭頂上傳來,他揉著我的腦袋,「抬頭。」

我聽話的抬起頭來,然又是那個溫柔的表哥。

「不管怎麼說……漾漾,把自己傷成這樣……你現在狀況怎麼樣了?」

 

我發現我自己好像越來越擅長分辨然什麼時候是族長,什麼時候又是我的表哥,雖然看起來說話的語氣還有神情差不多,但是這時候的然,話語裡面都是以我為主軸,彷彿我才是他在這個世界上唯一關心的人。

「哎……應該算還可以吧。」於是我也跟著抬起頭,抓抓腦袋,咧嘴笑了,「就是摩利爾叫我要定期回去拿藥。」摩利爾的表情一副就是要我沒有定期去,他就要定期殺過來找我,把我綁在店裡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好可怕。

 

「療程嗎?」然露出擔心的神情,把桌上幾個盤子都推到我面前,眼神示意我要補。

「對。」我點頭,「好像是腦袋有壞掉、比較難修好。」我挑的這個說法是輔長跟我說的,他說的很簡單,但是他說的同時旁邊有鳳凰族族長待著讓我覺得這句話可能根本一點都不簡單。

 

「漾漾小朋友,可能修不好了。」輔長這樣說。

「修不好?」我一時片刻沒有反應過來什麼叫做修不好。

「長時間的精神衝擊,會造成慣性復發。」

「慣性聽不到看不到?」我忍不住笑出來。只是輔長的表情一點都不覺得好笑。

「對。」

「所以我們希望盡量可以把你調整到最好的狀態……這需要長期的治療,所以,不要學你學長亂來。」獅頭輔長非常難得的這樣跟我說,我只能跟著非常嚴肅的點頭,表示我知道。

 

不過這些我沒跟然說啦,我只說了幾句要定期回去看看之類的。

「只有這樣?」然挑眉,看我的眼神都像在看病人,好像我隨時會倒下去。

我無辜的點頭。

「找時間回來休養吧。」然這樣說,「不要再亂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