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東

http://slashtw.space/home.php?mod=space&uid=9235

特傳〈影子〉-3-

√ooc有

√時間點應該是學長回來之後

√剩下的等想到再說(

「有種我們單挑啊妖師!」帶頭的很不死心,脖子以下全在黏膠裡還可以繼續叫單挑,我都不知道是應該停下來哈哈哈笑他三聲還是先佩服完他對妖師驚人的毅力然後再哈哈哈笑他。

「單什麼挑?」我翻了個白眼,「一開始是你們先來圍毆的欸。」現在被困住了才在那邊說要單挑,大哥你給我再得寸進尺一點啊!

妖精後來說了什麼鬼話我沒聽清楚,因為他後面一坨人已經開始抱頭痛哭,好像沒有把我趕出去學校他們回家會對不起祖宗十八代,得一個一個列祖列宗都哭過一遍才算謝罪……就算真的趕我出去了妖師還是好好的活在世界上好嗎!你們的世界只有學校嗎?也太小了啊喂!給我放寬心胸啊你們這些混帳!

跟著旅程跑了很多奇怪地方之後再回到學校,遇上這樣找碴的,真的連生氣都懶。學校就是學校,死了都能復活,安全溫馨的讓我想哭。

「你們就好好待著吧。」我揮揮手準備走人,剩下的時間是不夠我走到教室了……我果斷放棄奔跑這個選項,翻出學長的移動陣往地面一丟,心裡再次感謝學長的符咒果然天下第一救苦救難救蒼生。

「妖師!黑色種族就該回到黑色地方!」背後的妖精還在叫囂,聲音壓過了後方同伴的哭夭,「認清事實!冰炎殿下的死,就是因為你!那些死去的,都是因為你們!」

我不記得我那時確切是在想什麼,只知道我再度舉起槍,在移送陣開始作用之前對準妖精腦袋扣下扳機。

我連如何辯解都不知道,儘管明白這不是我的錯,學長已經回來,過去的一切都已經過去。
但就像所有的妖師一樣百口莫辯,早在黑色種族的標籤打上,面對白色種族的我們就已經失去機會為自己平反。
這是個很混亂的時代,是白色種族的時代。

直到移動陣的光退去,腿上傳來重量感,我低頭才發現被我遺忘的參一隻。

靠!我忘了把好補學弟送走了!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