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東

http://slashtw.space/home.php?mod=space&uid=9235

特傳<影子>-27-

√非常ooc

√時間點應該是學長回來之後

√有自創種族、角色

√會越寫越崩壞(蛤

√天天日更、日日現做。沒了存稿只好修羅。

√今天這麼慢的原因是因為我一次把它肝完了!意思就是在你們看不到的地方影子系列完結了!預計還有一萬五左右(

四周的法陣亮起,學長坐著靠在我身後。

摩阿老師的身影看起來好像更半透明了……

會不會其實原世界的靈異照片都是你們搞出來的?

 

「褚同學,項鍊要戴好喔。」他提醒我,「順便跟我說一下你遇到的那位朋友的名字。」

 

啊這個,我還記得……因為這個名字還滿特別的,記得很清楚,就跟記得學長那個落落長的名字一樣。

我張了張嘴正想回答。但還沒說出聲音,我的視線往一邊歪倒過去,應該是學長扶了我吧,落入的懷抱很暖。

 

「瓦拉伊瑟啊……」

等等,我什麼都還沒說吧?

 

 

我還是第一次這麼清醒看著自己的夢。

「好破。」先看到的是一大片荒蕪,不知道怎麼形容,反正就是黑黑暗暗破破爛爛。還沒有任何影像出現。

學長直接發表感想。

真是對不起我的腦袋黑黑暗暗破破爛爛。

我都快要習慣每來一個入侵腦袋的傢伙都吐槽一次了……

「是啊,破破爛爛的。」摩阿老師跟著四處看看。

真的很對不起我的腦袋破破爛爛。

我連嘆氣都懶。

 

「接下來的時間,請褚同學不要亂想喔。不然我們可能會遭遇很可怕的……或是……」

夠了,我不想知道那個……或那個……是什麼離奇的名詞!

簡單來說就是要我閉腦就是了吧!

「不可以。」學長突然出聲,「要是完全放空,我們會沒有地方可以立足。」

 

……我應該感動嗎?這是學長第一次沒有叫我不要亂想欸!媽媽我要把這歷史性的一刻記錄下來!

「叫你不要閉腦,最好也不要給我亂想有的沒的。」學長瞪了我一眼,顯然很清楚我現在正在感動什麼。

 

讓我多感動一下是會死喔!

 

「那,我們就先看第一個夢吧?」摩阿老師在那邊沒有加入我跟學長抬槓,自己找了個方向就開始前進……天啊能跟學長抬槓……我到底做了多少我以前不敢做的事啊我……

 

「影子是藉由你做過的事、也就是你做過的夢去吃掉你的回憶,把自己的樣子修塑成你,所以應該有很多平常的小事情已經被吞掉了……剩下的就是你覺得很重要的記憶……啊!火車!」摩阿老師突然雙眼發亮。

 

我說不過是火車你為什麼要一臉看到暴龍飛過去的表情……啊說不定對他們這些守世界外星人來說,坐火車比用移動陣更不可思議?

突然有種優越感欸怎麼辦……

 

隨著那輛突然出現在夢裡的火車轟隆隆開進站,我才發現我們就站在台中火車站裡。

……我聽見學長輕聲笑了。

 

「這裡……感覺對你很重要喔。」摩阿老師微笑看著我,非常有興趣的打量自動販賣機,「如果是的話,應該可以在這裡找到一點影子的碎片。」

 

這裡啊……當然重要啊。

這裡是最開始的地方。

那時候我還是個只能跟在學長後面跑的小小的、普通平凡的人。不知道自己是妖師、不知道種族任務,什麼都不知道。只會尖叫然後抱著腦袋告訴學長我會閉腦。

 

算是學長第一次伸出手帶著我走的地方吧……好吧,是用踢的。

 

我看見記憶中的學長在當初他坐著的那個位置照原樣坐下。沒有我的身影,

可能是因為我就是這個夢境的主人,整個畫面就是聚焦在學長身上,陽光下的學長就跟當初一樣閃閃發亮,跟我這個一點都不起眼的普通人不一樣,自帶著耀眼光彩。

 

第一次看見學長的震撼我還記得,就是個很漂亮的死神……現在想想其實還滿想笑的,學長是死神?要是他是死神的話我大概剛出生被纏成麻花的時候就死了吧。

 

學長站在我旁邊,盯著那個顯然比現實還要更發亮的學長。

「你夢裡的王子殿下還真是耀眼。」摩阿老師從忙碌中抬起頭,看了眼學長告訴我。

我的臉有點發熱,因為學長正用一種意味深長的表情看著我。

理所當然的吧!每個第一次看到學長的人腦袋裡都會只剩下好漂亮三個字啊!

「褚,你的腦袋已經殘到能把我想像電燈泡了嗎?」

「精靈每個都自體發光跟日光燈一樣好不好……」我悶悶地回應。

 

我看摩阿老師在自動販賣機前搗鼓一陣子,直接暴力從裡面敲出一罐蜜豆奶出來。連敲了幾次只得到更多蜜豆奶……我說啊,販賣機不是這樣子給你敲的欸!

 

「為什麼這種東西裡面只有蜜豆奶?」摩阿還很不解的問我。我只好跟他聳肩說常態不是這樣,現在還有賣泡麵的咧就算只有蜜豆奶也不要驚訝好嗎。

 

「……我們就這樣待著嗎?」我想了想還是問了。這個這麼歡快的氛圍不像是要處理某某某影子啊。

「別急。」摩阿老師要我放心,「既然吞不掉你的記憶,看到正主出來了,掠奪的那方就會自己出來了……」

話才說到一半,遠處傳來轟隆隆的聲音。

我以為是那班我要被學長踢下去鐵軌的火車來了。

 

——嘎吼!

 

等等這個火車的聲音哪裡不太對!

學長跟摩阿老師幾乎是馬上移動到我前方。

 

然後那隻很大片的黑色影子整個蓋下來。

 

「喔,假的。」我聽見摩阿老師這樣說了一句,「褚同學,可以叫它離開了。」

 

蛤?我?

然後我才看見學長跟摩阿老師兩個只是站在我前面讓我碰不到黑影子而已。

「對,就是你。」摩阿老師的手裡張開一個我沒見過的圓,就很簡單的一個圓圈在那裏,不過很奇怪,黑影子一碰到它就往後。沒再欺近。

學長那邊也差不多,就是弄個陣擋著而已。

「叫它離開?」你不是唬我吧?要是這麼簡單就可以把影子弄走,那前面我是吐血吐假的?

「對,你要不要喊我的名字試試?」

摩阿老師想了想突然說。

「跟我念一遍喔!」

接著我真的想吐血了。

 

「薩瓦.迪安多克默德.奇克丹爾尼.特雷安.摩格薩阿!」

……

…………

誰能跟我解釋一下這麼長、比學長的名字還要長幾百倍的東西是什麼?

「重複一次!」

等等你可以再說一次嗎!最好可以重複一次!你們這些火星人為什麼非要把名字取的這麼長!寫考卷的時候不會哭嗎!

這讓我想起之前那個追教室的慘痛過去……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