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東

http://slashtw.space/home.php?mod=space&uid=9235

特傳<歸途>-9-

√非常ooc

√大漾小冰

√人生美好,天天更新,天天覺得對不起世界(望天

√寫到有點懷疑人生(我是哪裡我在誰?(我寫的什麼?

√大綱被我丟到世界的角落了。(於是放飛

√遠離日更影子的吊東正在忙著準備日更歸途。(此人已死(有事燒紙

√還在想要怎麼樣比較好寫出感覺。(大概寫不好了

√網路爛到沒辦法更新(死

黑袍的表情有點掙扎。

「不只是你。」褚冥漾冷笑了聲繼續說,「你的家人、朋友,所有你愛的人,那些無辜的生命也會被詛咒抹消掉。」

冰炎暗自搖了搖頭,褚冥漾做不出這樣的事。

因為褚冥漾整個人都在顫抖,很小幅度地微微發抖,冰炎什麼都沒辦法做,只好用力抱緊他。

 

褚冥漾不會把一個人連帶著身邊的人摧毀的體無完膚。就算要詛咒好了,最最嚴重的情況也只會把詛咒扔到當事者身上,不會波及到其他的。

 

『冰炎。』冰炎曾看過一次,褚冥漾坐在地上,在最貼近土壤的地方,俯身低頭,如同祈禱,小小聲的呢喃著什麼。

『我不想做任何會造成傷害的事。』褚冥漾說,語氣平板,眼神看到很遠的地方,『我以為我可以不用傷害任何人就做到我想做的事。』他說。然後他嘀咕了些他覺得自己做錯了的地方。

說他只是因為太憤怒了所以讓那些傷害冰炎的傢伙趴伏地獄。他不是真的想要他們這麼痛這麼難受。

地獄、地獄,多可怕的地方。

『自己的地獄……好可怕的……』褚冥漾不知道是在說給誰聽。

 

『地獄長什麼樣子?』冰炎隨口問了一句,伸出手放到褚冥漾額頭上,想知道這人是不是發燒把腦袋燒壞了才突然斷線。

 

褚冥漾像是對著天去告解,也像對著土地懺悔,總之,他卑屈地蜷縮在地之上、天之下,小聲傾訴自己的罪。

徒勞無功、沒有清除罪孽的機會,因為那些加害者、也就是傷害冰炎的那些生命現在已經不存在世界上。

他們會像褚冥漾說的在屬於他們的地獄裡扭曲他們的軀幹然後復原、直到他們靈魂散去。

一切只因為褚冥漾說了算。

 

 

這也是為什麼冰炎篤定褚冥漾做不出讓他人舉家毀敗的事。

就連那少少的兩三個都讓褚冥漾難過上好幾天。

整個家族、延續好幾百年的事,褚冥漾又要難過多久?

 

『除了自己人……就是敵人。』褚冥漾小聲說著,『冰炎……你認同嗎?』

 

冰炎點了頭,換來褚冥漾一個「果然是這樣」的笑容,『是啊,世界上只有兩個派別,自己人、敵人……真是簡單粗暴。』

『可是啊……冰炎啊……要是我想當自己人也想當敵人怎麼辦?』

『好貪心。』冰炎這樣回覆,皺起眉頭,被褚冥漾有點粗魯的撫平,『別皺眉啦……』

『你就不能選邊站嗎?』冰炎看著那個突然整個低落起來的傢伙。

『可是、我也不是自願當敵人的啊……』褚冥漾突然幼稚起來,賴在地面上,蒼白的臉頰沾上泥土。

 

『要是當敵人,就要傷害自己人哎……』

『就不能用一個祝福讓天下太平嗎……』

 

冰炎硬是把人從地上拽起來,用力把他臉上的塵土擦乾淨,『你乾脆說用一個詛咒大家一起死!』最好是能用一個祝福把所有問題解決!這個人是在傻什麼?

 

『哎呦冰炎你擦得太大力……不要一起死啦……』

『我還想繼續看著你啊。』幼稚起來的褚冥漾是真的幼稚到極點,率直的黑色眼珠看著冰炎,不閃不避,理所當然。

 

『就算看不清楚了也想看、反正我想看著你。』

 

冰炎張了張口本來想說什麼,最後還是不說了。

因為那個據說是來照顧他的黑髮男人就這樣毫無防備地倒在地上閉上眼,接著睡著。

 

自動自發的幻武兵器靈體環繞著水霧出現在他面前,悄悄豎起食指抵在唇前,接著和褚冥漾手腕上的黑色手環一起佈下了防禦的結界。

美麗優雅而高傲,龍神精靈像是個母親,一舉一動都是為了褚冥漾。

 

冰炎一瞬間似乎理解到了,褚冥漾為什麼身邊總是帶著點水氣。

 

评论(7)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