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東

http://slashtw.space/home.php?mod=space&uid=9235

特傳<隔岸>-6

√非常ooc

√人生美好,沒有天天更新了(

√大綱依舊不存在。

√遠離日更歸途的吊東正在原創的世界裡痛並快樂(不

√影子的後續。

√預先說個拍謝隊部幾、會盡量更新(鞠躬

我回頭去看祂們,「呃……你們是擔心山上的東西嗎?」

 

帶頭的那隻點點頭。

「那個、我可以問問是有什麼東西在上面嗎?」

帶頭的頓了一下,乾脆不看我了,面對在空中浮現形體的米納斯行了禮,接著開口說話。

……我應該說什麼?真是聰明?

 

『祂說,最近有不好的東西要被放出來。』

不好的東西……?

本來想再問問祂們什麼東西不好,不過祂們自己好像也不知道,只知道那東西很危險之類的。

我抓抓頭,「那個,我就是來處理那個『不好的東西』的。」自己這樣講有點奇怪,可是冥玥給我傳來的任務內容就是這樣啊,處理山上不好的東西……寫的這麼言簡意賅是怎樣?偷懶也不是這個樣子的吧!

 

帶頭的兩顆眼珠眨眨眼,機哩咕嚕發出一串聲音。

『祂不相信,說很危險,要你們不要再上去。』米納斯盡責翻譯。

「哎……」

『山精都是很單純的生物,覺得不好就是不好,好就是好。』米納斯盤在我身邊,身上的水氣涼涼的。混著山上的冷空氣其實有點冷。

『這裡應該曾經出過不少事,不然山精也不會這樣。』

意思是有很多人曾經死在這裡嗎?

『山精不會希望有人類死在祂們的領域。』

 

也是啦,換成我,我也不希望有人隨隨便便死在我家。

這些山精看起來能做到的事並不多,為了不讓我們這團上去死掉,他們也只好讓我們的車停下來了。

 

「……不然這樣好了。」我伸出手,「我跟你保證。我可以處理這件事。」

加上一點點不怎麼靈光的言靈,我很認真的告訴祂。

半透明的霧氣裡,眼珠子很慢的眨了兩下。接著慢慢凝聚出一個比較明顯的形體。看起來有點像鳥……你不早點變成這個樣子我還比較不容易嚇到。

『這裡是入山口,山精不好凝聚形體。』米納斯突然開口,『祂似乎想要約定。』

這樣喔,錯怪你了。

 

約定嗎……我想想喔。

『嗯……我說可以,就是可以。不會有事、不會因為不好的事物而有所傷亡。』我小心牽引力量,然後鳥的翅膀跟著搭上來,有點冷。『如果相信我、相信公會指派的人員,那麼就放行,讓我們能繼續前行。』

 

這是後來夏碎學長又教我的,雖然用的咒文跟那時候對好補學弟約定的差不多陽春,不過力量使用的多寡也有差,把等級調低一點,不然這群山精大概會嚇哭。

 

力量傳遞出去,然後那邊也傳來一點,一瞬間,我感覺四周水氣瀰漫,有濕潤泥土的味道。

鳥形霧氣又變回原本那個散散的樣子。對著我點頭,又機哩咕嚕說了幾句話。

『祂說,您身上的氣息很乾淨。與您同伴不同。所以祂們才想相信一次。』

我喔了聲,「因為他們是原世界的人嘛……」

浮空的眼珠子往前湊近了一點,再度開口。

米納斯的聲音跟著響起,『祂向您道謝。』

 

「……喔……不客氣。」我朝他們揮了揮手,然後一群小小隻的山精開始淡掉最後消失。

 

下一秒,四周沒霧了,我聽見遊覽車發動的聲音。

 

「冥漾!」我站起來一看,才發現幸運同學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車門口那邊看著我。

「欸?你有看到?」我指了指車後方,他對我搖搖頭,「你剛剛一個人在那邊自言自語很久。」

……感覺好像神經病。

 

米納斯回到手鐲裡,我又再度跑回車上,跟司機打過招呼之後坐回位置。

 

「啊,車子又好了。」「褚冥漾一下車就好了欸。」

「果然是他帶衰。」「他還真是一點都沒變。一樣衰。」

 

車子重新開始繞山路。

 

「所以,是什麼原因啊?」幸運同學靠過來問我。

「喔……就是山精說我們上去很危險,叫我們不要上去……跟祂們保證我們沒事之後就放我們走了。」

「我還以為要是有人跟你說很危險,你會直接掉頭回家呢。」幸運同學依舊安安靜靜聽完,好像也沒覺得哪裡不對勁或我在發神經之類的,笑笑說道。

 

我聽了也只好笑,當然不能掉頭回家啊!是任務欸!不完成會被種掉的危險性非常高的任務欸!

 

「你真的變了不少,往好的方面。」

「欸。」我一愣,本來想抓著幸運同學好好問一下到底是變成什麼鬼樣子。不過他已經被前面又開始唱歌的一群人抓走了。

 

啊,果然是人緣很好的幸運同學。

 

山路足足繞了兩個小時,這一路上就沒什麼事了。除了幾個還想往我車窗上巴的白色小影子之外……到底是有多愛我的車窗?送給你啊!

 

差不多要到民宿前,車上已經睡倒一大片,幸運同學直接占了兩個位置橫躺。

我先搖醒他,「到了。」

幸運同學整個人看起來還是很想睡,揉揉眼睛坐起來。

「……冥漾……你小指上有東西。」

「冥你個鬼起來了。」

我看了眼小指,有道白色的氣息纏在上面,是剛剛那個山精的。

 

「衛禹,聽我說。」我很認真盯著他。

「蛤?」

「要是哪天填大學發現有奇怪的名字,真的千萬絕對不要去填喔。」

「冥漾你沒睡飽嗎?」

你才沒睡飽!你全家都沒睡飽!

 

 

進到民宿,一群學生開始分房間,原本我是要跟幸運同學一間的,可是中途又多了新加入的——說到這個,路上加入的還有剛剛在民宿偶遇的,我們全班就這樣子到齊了——我自己是不知道啦,不過看幸運同學滿臉興奮的樣子大概就知道了。

 

「對不起,我們臨時又有一組客人,所以沒有房間了。」民宿老闆滿臉抱歉告訴我們。

據說那組客人錢多勢大,打著什麼什麼名義訂了雙人房……這世界有錢人真是多,果然不是我們這種平民老百姓攀得起的,連房間也搶不贏。

 

然後好死不死,就差那間雙人房就能全數湊齊,一團人最終決定還是看運氣吧,最後沒抽到房間的要睡哪裡自己看著辦。

 

總之,分房間猜拳外加抽籤的結果就是,我沒房間了。

這個結果我真是太熟悉了,一點都不意外。

不過……那邊那個你沒事幹嘛露出鬆一口氣的表情!我沒跟你睡同一間高興嗎!信不信我晚上直接爬窗進去讓你衰到底……咳咳,我說錯了,我在門口詛咒你睡到落枕就好。

 

「啊,冥漾……」一如往常非常幸運抽到籤的幸運同學滿臉歉意的看著我,「不然我們擠一擠吧,應該還是可以的。」

「喔……好像也只能這樣……」沒辦法,我衰我認命。

放完行李,一群人討論好要到外面烤肉,全部人拎著一大堆工具食材往民宿後面的小溪邊走。

 

「冥漾,你不來嗎?」幸運同學走在最後,看我沒動,還回頭來找。

我搖搖頭,「先不過去了,火生起來再說。」

這個我太有經驗了,只要生火的時候我在旁邊,爐子不是爆炸就是火生不起來。就連火生起來之後也要保持一定距離,不然烤到一半還是會爆炸。

 

而且那邊那個民宿老闆一臉就是很想把我抓過去的樣子,要是我再走過去,他大概會直接哇的一聲哭出來。

 

把幸運同學打發去烤肉,我回頭去看民宿老闆……啊啊啊啊別哭啊!

我整個都尷尬了,只好硬擠出一句話,「那、那個……請問是老闆嗎?」我在說什麼啊他不是老闆難道是員工嗎!

老闆大力的點了兩下頭,「你就是那個……那個公會的派來的嗎?」

「對、我是。」

 

我被民宿老闆帶到另一邊,應該是自宅,比較雜亂也比較溫馨一點。東西的擺放都很隨意。

我本來想跟老闆借水先泡個藥茶來喝,不過老闆手腳很快,已經把一堆我沒看過的茶具通通擺到我前面了,整個就是要好好喝茶長談……其實就算你拿茶包來我喝起來也是那樣啊……你手上的茶葉看起來貴的要死給我喝真的好嗎?

 

我眼睜睜看著民宿老闆非常闊氣的倒了一堆茶葉出來。

 

然後我就這麼捧著杯子聽民宿老闆開始說他的血淚史。

 

據說這邊山上很久以前是什麼大鬼門的場所,平時沒事,不過快到七月鬼門開的時候這邊就會出現怪事。老闆的民宿是去年因為別人低價頂讓他接下來的,他也是那時候搬來,來的時候已經過了七、八月,原本想說一切都是怪力亂神,沒想到今年輪到自己來才知道世界上子不語的東西還真的存在。

 

「呃……什麼怪事?」譬如說門窗突然自己打開、廁所裡明明沒人卻有沖水聲或是畫像突然動起來?

老闆抖了兩抖,還四處看了看才開始說,整個很謹慎的樣子。

 

「幾天前……」

幾天前,老闆在溪邊整理客人遺留的垃圾,接著兩道黑影從他面前閃過去。

 

「啊,就是黑影啊?」什麼動物之類的吧?

老闆搖搖頭,看起來非常害怕,恐懼糊他一臉。

他說,那道黑影很確定就是人的影子,不過又不像人,因為其中一個人影直接在他面前散掉……「散掉?」

我愣了愣,到底是誰啊自己身體那麼破爛跑出來嚇人。

 

「對!散掉!」老闆比手畫腳,「因為聽過傳聞,所以我隔天馬上拿了供品拜山神。」

供品喔……應該就像老媽每年拜拜準備的那些吧……山神真的會吃這個嗎?

我想了一下我們學校的仙人還什麼……算了,我還是不想了。上次老媽拜拜,我還真的看到有「東西」過來吃供品,害我再也不敢碰那些拜拜過的食物。

 

「然後呢?」

老闆臉色慘白,「然後那些供品就不見了!」

「哎……」確定不是被什麼山豬啊黑熊啊猴子啊之類的吃掉的嗎?我看這邊算山裡面了啊。這些東西應該都會出現吧?

 

「不,我準備了罐頭、全部都被打開了。」老闆七手八腳描述了很久,我才聽出來他想告訴我那些供品被規規矩矩的吃掉了。

 

我想了想,老姊感覺不是會為了這種小事把我叫上來的人。

「應該還有其他的吧?」

 

我看見老闆的臉更白了。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