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東

http://slashtw.space/home.php?mod=space&uid=9235

特傳<隔岸>-12

√非常ooc

√人生美好,沒有天天更新了(

√大綱依舊不存在。

√遠離日更歸途的吊東正在原創的世界裡痛並快樂(不

√影子的後續。

√預先說個拍謝隊部幾、會盡量更新(鞠躬


「冥漾……」幸運同學你整個雙眼放光啊,絕對是跟漫畫連結上了對不對!

哼哼等你見到天使惡魔就知道了,絕對讓你對二次元世界完全印象崩壞。

 

「應該好了吧?」我看應該沒有傷口了,把腳還給幸運同學,「走吧。」不知道學長那邊的鬼門怎麼樣了……「對了,你們是從學長那邊過來的吧?」

幸運同學點頭,「你學長叫我們跑來找你,說你能帶我們回去。」

 

可是學長,我沒有移動陣,沒辦法直接傳送走,只能帶著他們一起跑路。

 

 

「你們可以爬得上去嗎?」我指著坡問他們,如果可以我還是寧願走原路回去,我不是火星人不能自已開一條路出來,能照著前人開拓出來的道路走我當然還是走原路……起碼比較安全。

 

何政沒說話,幸運同學看了一下坡上然後再看看我,最後搖頭,「應該上不去。」

下一秒,我就知道為什麼上不去了。

 

剛剛那個才被我開了一槍的東西直接從上面探頭,還發出幾聲古怪的聲音。

我剛剛是沒打到是嗎!不對啊米納斯怎麼可能打不到!

 

「對不起我們還是往這邊走吧。」一秒決定,我往另一邊的樹林裡跑,順便扯著幸運同學一起……不好意思喔何政同學,我還有一隻手要空著拿米納斯沒辦法顧到你,請你自己自力更生。

 

「米納斯!」我再往地上開了一槍,銀藍色的絲線往前。沒錯的話是往民宿的方向。

樹林裡面到處都是雜草樹根,很難跑,幾次我差點絆倒,偏偏後面那隻東西還不要命一樣一直跟上來,我只好把兩個人往前推,自己跑在最後,想到就往後補一槍。

 

「前面有路!」幸運同學突然指著前面對我說。

喔!有路!

有路的話就好辦了……才怪!

 

在我們又多跑了幾分鐘然後發現那條所謂的路一點都沒有接近的跡象時我心都想死了。

就在我在想說不定鬼打牆被我遇到的時候,那隻白鳥突然又出現在我們面前。停在我手上機哩咕嚕。

幸運同學的表情先是微妙的看了我一眼,然後又看了一下我的手,張了張嘴感覺想說話,後來還是什麼都沒說。

……嗯我懂了,你看不到這隻鳥。

 

「呃……它說什麼?」我先找個翻譯,你等等。

『它想帶你們走。』米納斯沉默了幾秒鐘,最後還是開口了。

 

帶我們走?

我思考了半秒鐘,然後在後面那個全身爛到隨便碰一碰就會掉下來一塊黑色死肉的東西追過來的一瞬間做好決定。

「跑!」

後面的好兄弟你可以不要這麼敬業嗎!可以讓我謹慎地做好決定再出現啊!我看你跑了也很久了可以休息一下啊!

 

發出某種很像泡到水的含糊吼聲,來抓交替的人形被水泡爛到看不出是男是女。只知道不管開幾次槍,過沒多久它都會非常努力盡責的自我組裝然後追上來。

最討厭這種帶著自我組裝技能的敵人了。每次要打爛它們就要找到本體,問題是那個傢伙全身都是黑的根本看不到本體在哪裡,再加上大雨一直下,視線模糊,想一槍打死很難。

 

白鳥馬上飛到我們前方開始帶路。整隻白色的很顯眼。

……對不起我剛剛不應該說你沒辦法適者生存。

 

 

「到底怎麼回事!」何政發出一聲怒吼,「衰人!你說話啊!是你帶我們跑的!」

 

你問我我問誰!什麼我帶你們跑!你不忘了東西回來拿我會需要把你們帶回去嗎!天雨路滑我也想待在房間發呆啦!

「何政,尊重點。」幸運同學皺起眉頭,「冥漾是來幫忙的。」

「我看他蓄意的。」何政勾了嘴角笑了聲,「我看那幾年我們班這麼衰,該不會是你故意的吧?被我叫成衰人想讓我死是不是?」

 

並不是故意的也不是蓄意的也沒讓你想死的意思。

同學,你的被害妄想症有點嚴重,快去看醫生。不然就現在過來我讓米納斯給你洗腦洗到變白癡。

 

我翻了個白眼,「先停下來。」

喘口氣,雨幕厚重,我根本看不到後面那個東西去哪裡。

 

雨越下越大了。

 

「喔?終於發現自己走錯路了?褚冥漾,你還真的很衰。」

「何政!」難得看到幸運同學有點生氣的樣子。

「別生氣。」我拉了一下幸運同學,只是說我衰而已,「他還沒叫我滾出去呢。」頂著個妖師的名字,這些東西我聽得多了,何政這種的等級這麼低,還沒辦法讓我生氣……頂多覺得煩吧。

 

「聽說你在那個什麼公會那裏賺了不少吧?」

沒有啊,大部分都因為破壞古蹟什麼的賠掉了,你還真的以為錢很好賺是不是?

「你那個學長……其實並不是學長吧?」

嗯?是我學長啊?學長就是學長你還想怎樣?

「當小白臉的感覺怎麼樣?」

……什麼?我有點呆滯。

小白臉?

「何政!住嘴!」我這次是真的第一次看見幸運同學這麼生氣對著一個人吼,「你到底跟冥漾有什麼仇啊?」

 

何政看著我,嘴角歪了歪,咧開一個笑,身後纏著他的黑影子突然開始躁動起來,「喔,沒有仇啊,就是看他不爽而已。」

我就知道。我掏了掏耳朵,看了看四周,很好,那塊爛肉還沒追上來。

 

「褚冥漾,你在聽嗎?」何政突然陰陽怪氣地看著我,「該不會不是你被包養,是你去包養你學長吧?」

 

「你再說一次。」一聽到這句話,我整個火氣都上來了。

「我說的不對嗎?本來只能睡地板,被帶到樓上的套房。」何政說,「一個月不便宜……」

「閉上你的嘴,不然就等著被我詛咒到死。」

我想也沒想,米納斯直接對準何政。何政果然馬上住嘴,不過臉上還是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看著我。

 

——吼!

 

手上的槍口還對準著何政,另一頭,追著幸運同學它們的那塊爛肉直接從何政後面冒出來。

 

「你覺得我現在應該救你還是不救你?」我大概是笑了吧,幸運同學用一種非常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我。

「冥漾……」

 

「你不救我,就是殺人。」何政咧嘴,不過我看得清楚,他整個人都在抖,眼神一直往旁邊飄。

那個抓交替的不知道為什麼,在何政旁邊停下來,開始在他身上聞東聞西……大哥、呃還是大姊,你現在是在看從哪邊下嘴比較好吃嗎?

 

「你說的很對。」我槍口指著他,聳聳肩,「不救你,就是殺人。」

何政笑了一聲。

「反正我之後還有很多機會可以找你算帳。」我對著他笑了笑,「你知道嗎,我們這邊……喔我指的是你說的『破公會』這邊,有種技術,可以把你洗腦洗成智障喔。」

 

我的手扣下板機。

 

「褚!等等!」

「學長?」

「冥漾的學長?」

 

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學長突然從我背後直接抓住我的手阻止我扣板機,同時另一邊何政背後的抓交替的也被一條大蛇從天而降撞到一邊。

 

「學學學長!」我整個愣住,「你們那邊不是還在封鬼門嗎!」

學長不愧是學長,大雨底下跑這麼久,整頭長毛都還是乾的沒濕。

「你去問你同學。」一提到鬼門,學長感覺有點咬牙切齒,硬是露出一個很可怕的笑,「看他到底帶了什麼走。」

 

欸?什麼?

 

我下意識看向何政。

「怎麼弄得這麼濕?」學長看著我嘖嘖兩聲,伸出手往我頭上揉了兩下,本來還有點滴水的頭髮就這樣乾了……先天能力也太作弊!

「謝謝學長!」我道謝,「鬼門跟……跟何政有什麼關係?」

 

「山神也是封鬼門的關鍵,本體被拿走了,鬼門封都封不起來。」

喔……原來是這樣……等等,山神?怎麼又扯出個山神來?

 

「這小孩肯定是拿了什麼走。」大白蛇又人立起來,轉換成我的模樣……到底是多喜歡我的樣子!

「山神大人找不到,氣都要氣死了……大人,早就跟你說過,本體不能放的這麼顯眼啊!現在的小孩不一樣,破銅爛鐵……對不起啊大人,不是破銅爛鐵,現在的小孩連你本體都要拿,罪該萬死!」

 

欸?原來是這樣嗎!鬼門封不起來居然是因為一個高中生……等等,為什麼何政可以拿到山神的本體?這不是很重要的東西嗎?

 

白色的鳥機哩咕嚕幾聲停在大蛇的肩上……就是你!就是你把我們帶著在山裡亂跑!

「山精很誠實,覺得好就是好、覺得不好就是不好。」大蛇說,「它們覺得不能讓你們出山,你們就出不了山。」

 

簡而言之就是何政帶了什麼對山神的本體在身上讓我們像笨蛋一樣在山裡轉了好幾圈?

我一瞬間有種慾望想直接往何政頭上一槍下去,只要留一口氣都可以復活的吧!

 

學長瞇了瞇眼,「把你拿的東西交出來。」

 

「什麼都沒有。」何政說謊,他絕對在說謊。我看著他的表情,一點都不像在說真話。

大蛇旁邊的傢伙發出幾聲像泡過水的吼聲。

「大人說你說謊啊小朋友。」大蛇很認真地聽完那一串吼聲,這樣子說。

 

……

……等等。

「大人?」我指著那一攤被我開過好幾槍的爛肉。

學長朝我點點頭,「山神。」

 

山神長這個樣子?為什麼這座山的神靈都沒什麼仙氣!說好的仙氣飄渺的蛇精沒有,就連山神也長的破破爛爛的?

「不對啊!」我看向學長,「你不是跟幸運同學說那是抓交替的嗎?」

學長滿臉無奈,「一隻抓交替的我還處理不了嗎?那是後來又追上去的。」

 

……意思是幸運同學你們一天之內就被兩隻不一樣的東西追過了是吧?好事成……喔對不起,沒有好事成雙。

 

「不過山神為什麼是這個樣子?」

 

「大人的本體被拿走啦,氣到變形了。」大蛇用一種「這很正常」的語氣說。

 

原來山神是可以被氣到變形的嗎!是這樣嗎!而且這也變形的太嚴重了!根本就沒有山神的樣子啊!

 

何政很小心地挪動腳步想離開那個「山神」,結果學長走過去一站,就這樣被擋下來。

「交出你拿的東西。」學長的紅眼裡面沒什麼情緒,「你不交,我們有其他辦法可以拿。」

何政瞪著學長……不得不說真的很有種,不過我上課有聽過,不會怕獸眼的不是很強強到不怕就是沒腦子到不知道害怕。

 

……要我說,何政絕對是第二種。

 

學長挑眉,伸手拿起何政的背包。

「還給我!」何政突然大吼,「你這是侵占!偷竊!」

呃……何政同學,侵占跟偷竊的好像是你對吧?你拿了人家本體學長只拿你的包,夠手下留情了不是我在說。

 

學長勾了勾笑,大雨下,手中直接燃起光,何政的背包直接在他面前燒起來。

「你!」「閉嘴。」學長直接回了一句,不用言靈就讓何政閉嘴。

 

灰燼裡面掉出一塊墨綠色的石頭。

……

「本體?」我指著石頭問。

黑色的人形一看到石頭馬上像瘋子一樣發出聲音,掙扎著想推開大蛇。

「嗯,本體。」學長繞過還在呆滯狀態的何政,把石頭遞給黑色人形。

 

「啊,好多了。」

一個據說是山神的綠色頭髮的小女孩站到原地。

欸?

「山神?」

「嗯,山神。」學長點頭,非常篤定。


评论(10)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