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東

http://slashtw.space/home.php?mod=space&uid=9235

特傳<影子>-5-

√ooc有

√時間點應該是學長回來之後

√有自創種族、角色

√會越寫越崩壞(蛤

√剩下的等想到再說(



我看好補學弟好像一個腦熱就真的要賠上自己青春的肉體……好像也沒多青春啦,只好意思意思的問他:「你不用上課嗎?」

「沒關係!」結果他很開心的這樣告訴我,「跟學長出去一趟旅程之後已經要被當掉了!」

 

不要用開心的語氣說要被當掉啊!

聽他提起,我也才跟著想起來,好補學弟跟我一樣都是無袍級,被當掉幾乎是理所當然的事……雖然我因為那個很霸氣的五袍證明所以沒被當,不過不代表好補學弟可以跟著一起……就說了不要跟出來為了沒什麼用的風風雨雨!

 

說到那個五袍證明就胃痛。喵喵不知道哪裡找了一大堆人幫我做擔保,黑館裡的黑袍全部非常興致勃勃的參與活動,能聯署的都聯署了,紫袍也是,所有我認識的紫袍名字都在上面,其他三色袍級也是差不多情況……聽說我是創校史上拿過最陣容龐大的袍級證明的學生……媽媽,有一群袍級還外加一個白袍的白精靈幫我開證明……我絕對會遭天譴。

 

「別擔心,褚同學。」摩阿老師微笑,「會在下課的時候把靈芝草同學完整還給你的。」

不,其實你就算把他分屍了埋進花圃了我也不會介意……你怎麼會知道他的名字?你們剛剛已經互相自我介紹過了?在我腦殘的時候?

 

「老師是聖地的常客喔!剛剛沒有仔細看,沒有認出來。」好補學弟說,「有時候也會來幫忙把族人挖出來。」

喔我知道,不然會鑽進去用岩漿地脈把自己煮熟對吧。

……糟糕,突然覺得世界的地脈可能其實很補。原來這世界這麼蓬勃發展有一部分要歸功於好補家族。

 

「是的,靈芝草原本只有這樣呢,才一點時間就長這麼大了。」摩阿老師笑咪咪地用食指拇指比出一點距離,大概是小指這麼長。

 

我現在應該先驚訝純粹人族居然可以看著千年人參從小長到大還是驚訝好補學弟居然也有這麼毫無殺傷力的時候。

 

……算了,心好累。

 

我掉頭往我座位上走,喵喵跟千冬歲幫我留了位置,前者正朝著我大力揮手。萊恩我是沒看到,如果不是因為我眼脫看漏了不然就是他真的不在教室裡。

 

「漾漾今天又被找碴了?」走到位置上,千冬歲推了一下眼鏡做出精準判斷。雖然我差不多已經習慣了,不過同學,情報班不是這樣拿來侵害人權的吧!

「是啊。」我嘿嘿笑了兩聲,嚴格說起來是好補學弟被找碴啦。

「沒受傷吧?」喵喵跟著靠過來,上上下下用打量豬肉的眼神把我從頭到尾看過一遍,「漾漾看起來很不好。」

不好?我?我愣了愣,手裡被塞了一個小小的水晶罐子,裡面有幾株草藥,沒記錯的話是用來安定心神的東西……他們哪裡找來這麼貴重的草!

我嚇到整個手抖,差點沒把罐子摔出去。

「裡面的東西很難找,漾漾要收好喔。」千冬歲涼涼的拋出一句,我趕緊把小罐子仔細收進包裡。

「從旅程回來就這樣了。」喵喵說,認真盯著我,「跟種族力量有關,之前還沒那麼明顯……但是漾漾現在很亂。」

 

嗯……之前有接觸過陰影、古代大陣之類有的沒有的東西,又往黑山君或是精靈地盤啊獸王地盤啊之類的地方跑,我其實還滿清楚喵喵說的「亂」是怎麼一回事。

尤其是在上次力量失控之後這種感覺越來越明顯。

 

「漾漾最近少外出一點。」千冬歲的表情也有點擔心,「要是安定心神的藥茶也沒用了,那只好把你關進醫療班讓醫療班想辦法了。」

 

同學我知道你關心我,不過這種關心法有點恐怖。

和他們兩個道了謝,真是辛苦了他們,擔心完學長跟夏碎學長還要來擔心我。

 

「你不用覺得什麼。」注意到了我的表情,千冬歲低聲說,「我們是朋友。」

「嗯。」有這樣的朋友,大概是我砸了這輩子所有運氣換來的。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