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東

http://slashtw.space/home.php?mod=space&uid=9235

特傳<影子>-8-

√非常ooc

√時間點應該是學長回來之後

√有自創種族、角色

√會越寫越崩壞(蛤

√突然覺得可能會越拖越長只好一次放多一點。

√人物性格抓不準(

√剩下的等想到再說(



可惡!我的午餐!

我有點洩憤的踢著路上的石頭,雖然很幼稚,不過這大概是我現在唯一能表達我的憤慨的方式。

 

就在剛剛,千冬歲準備發動移動陣前一秒,我的手機唱著很熟悉的羊奶歌逼我接電話,一接起來我馬上後悔當初應該直接無視,這樣我現在就能好好的坐在餐廳裡而不是在這個鳥地方打怪。

 

『小朋友~有個任務要你去!』某董事的聲音非常欠扁傳過來,要是掛掉電話不知道會不會被……追殺。

 

別傻了,我一點都不想要知道那個……是什麼東西,俗話說的好,好奇心殺死貓,也能殺死一個我。

 

「很容易死嗎……」我擺擺手要千冬歲他們先走,等到附近沒了熟人,我才回覆手機另一頭,雖然千冬歲他們都知道我有「工作」,不過我還是不太喜歡讓別人知道我去做了什麼……要是像上次一樣直的出去橫的回來,絕對會被他們念上三天三夜。

『這個嘛,只是個小任務。』扇董事的聲音就跟平常一樣一點都不正經,『小朋友你一定沒問題啦!』

 

不,絕對有問題。你們這些火星人我已經看透了,當你們說沒問題的時候才是真正有問題的時候。

 

『我已經跟委託人約好啦,小朋友你就趕快過去喔!』

 

不要擅自幫我約好!

『要好好把握機會,小朋友,那東西很難找的。』另一頭,扇董事突然用稍微正經一點的聲音這樣說,『朝著夢想的大道Fighting!』

 

誰跟你夢想的大道Fighting!

 

 

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在這裡。

我用後來扇董事寄來的移動陣到任務地點之後才知道這次任務內容是到某個以水起家的村子去協助清理因為觀光客餵食過多而魚滿為患的水澤之地……給我好好控管流客量啊你們!不要再餵食了!魚會哭的啊!

 

那種魚雖然說是魚,不過其實是一種妖獸,內臟啊鱗片外皮什麼的都是透明的,只有兩顆魚眼睛是藍色,據說是很好的藥材,因為已經繁殖過度的關係所以很多人都是想到就來獵個兩隻回家燉湯,不用在意保育類問題。

 

跟魚比起來,某個種族史的老師還真是人丁單薄……

 

我在水澤之地的村長帶領下走到任務地點,可能是做觀光做習慣了,一路上長著魚鱗魚鰓的村長都在跟我介紹當地特產,然後我才知道原來這片水澤之地很久以前曾是炎火支脈經過的地方,四周寸草不生,直到某個旅人召來水氣,拂去炎流,為自己開出一條旅途,也未後來的村子提供了蓬勃發展的水氣,最後成為了現在的水澤。

 

……火星人果然就是火星人,這種沒有路就自己開一條的思維我居然有點習慣了。

嗯……莫名有點可悲啊我自己。

 

「到了,就是這裡。」魚鰓村長終於停下來,我眼前是個怎麼看都不覺得有對岸的湖,他們居然放著魚填滿這座湖,已經不是普通的神經大條可以解釋了欸村長。

「藍焰鯉是我們村子的賣點,成年的鯉聚在一起唱歌,能淨化水質,也能安穩心緒。」村長得意地介紹,簡而言之就是水質淨化機啊,我房間還有喜歡大美人的空氣清淨機咧……啊,糟糕,忙著出來,忘記去看學長了。

 

學長回來是回來了啦,不過總是睡睡醒醒,身體沒有完全恢復,說什麼在醫療班睡不著,硬要舖蓋捲捲回黑館睡……明明每次我去看他都是睡的跟死了一樣,不到天荒地老都不會起來。

身為他的好厝邊,我只好每天早上出門前先去確定學長躺在床上有好好呼吸,中午回去確認他有好好清醒吃午餐,晚上睡前再去確定一次學長房門有關好、人也有好好躺在床上睡覺,等全部確認完之後再把用來當作學長隨身空氣清淨機的某獨角聖獸鎖在沙發上以免夜襲學長。

全部做完之後才能開開心心撲到床上準備睡覺……根本就是專屬看護,沒錢領還會被當成出氣包這裡打兩下那裏打兩下。

 

要是哪天我考上藍袍了絕對是因為學長的關係。多虧學長每天吃那些雜七雜八的藥,我上次醫療基礎學可是拿了個接近滿分。

……這樣想想要是真的有拿到的話,這個藍袍拿的還真心酸。

 

跟村長道歉,我翻出手機,撥了通電話出去,大概響沒兩聲就被接起來了,『喂。』夏碎學長的聲音從另一頭傳過來。

真是感謝夏碎學長沒有一接起來就叫我的名字,現在的時間他們應該都在餐廳,絕對會被追問我跑去哪裡了,剛剛給的理由是醫療班有事找我,怎麼想都會被拆穿然後被種掉。

 

拜託誰都好,保佑我回去不會被分屍。

「夏碎學長。」我聽見另一頭從有點吵雜的環境換到比較安靜的地方,應該是夏碎學長換了個位置聽電話。

 

『褚。』夏碎學長的聲音再度傳來,『有什麼事嗎?除了冰炎之外的?』他的聲音裡滿滿都是笑意,好像早知道我是為了什麼才打手機回去。

「就是為了學長的事啦……」可以不要這麼自然的把我跟學長連結在一起嗎你們。

『冰炎現在很生氣喔。』「咦?!」我不記得我做了什麼讓學長生氣的事啊!

「該不會式青大哥又跑去騷擾學長……」今天早上明明有記得把色馬鎖好……

『這也是一部分原因。』夏碎學長輕聲笑了,『不過最主要還是因為你不在。』

喔,我懂了,我不在,他老大少了個出氣包吧……「嗯……把式青大哥借他打個兩下應該就會好了……」反正色馬一天到晚都想往學長身上巴,說不定被打他還會很開心……不對啊!

「拜託學長不要再生氣了!」我不想一回去就看到吧嘰一聲被氣到倒回床上的學長,「啊還有……夏碎學長,其實我有件事情想請你幫忙……」

 

『是?』不知道為什麼,夏碎學長笑得很開心。

「就是……學長中午的藥……」『要提醒冰炎吃嗎?』「啊……不,是想請夏碎學長盯著學長把藥吃下去。」光是「提醒」我個人認為一點用都沒有,依照學長的個性絕對打死不吃藥,幸好現在學長被勒令停止所有任務,我不用去煩惱學長忘了自己身上又多了那些爆血的洞。「學長一天三次的藥每次都不好好吃!」我為了這個頭痛的要死,是要硬塞呢?還是跪著求學長吃呢?都是會讓我被種到地心的選項啊!「一拖再拖,一天三次都變成三天一次!」

 

另一頭,夏碎學長又笑了,『褚,你現在很像怨婦呢,抱怨丈夫的那種。』

「啊?」我愣了愣。才意識到夏碎學長說了什麼。

 

怨個鬼!我手一抖差點把手機摔了,幸好有好好抓牢,要是摔壞了估計學長真的會把我的腦袋拍飛出去,「夏碎學長!」

 

『我會「盯」著冰炎的,放心吧。』夏碎學長停止笑聲,做出擔保。

「謝謝夏碎學長!」我感激的都要下跪了,有夏碎學長在,學長應該會比較願意吃藥吧。

『不客氣,身為搭檔,我也很想看看冰炎吃藥的樣子呢。』夏碎學長說,『以前不管醫療班給了他多少藥品,都會被他無視呢。只差沒有跪下來求他吃藥了。』

 

我內心都想尖叫了,學長你可以不要這麼叛逆嗎!這樣根本是吵著不吃藥的小孩啊!

 

『雖然不知道褚現在正在做些什麼,但是……』夏碎學長的語調突然一變,害我整個人也跟著認真起來,貼著話筒大氣不敢喘一下。

『……你快回來吧。』


评论(1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