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東

http://slashtw.space/home.php?mod=space&uid=9235

特傳<影子>-19-

√非常ooc

√時間點應該是學長回來之後

√有自創種族、角色

√會越寫越崩壞(蛤

√天天日更、日日現做。沒了存稿只好修羅。

√其實可以今天就直接打上完結兩個字可是我不想:)

 

推開門,迎面而來的是茶香,還有種安靜祥和的氛圍。整個空間裡面給人一種隨時可以在店內啪嘰倒地睡個天昏地暗的感覺,同時瞬間讓我忘掉剛剛在蝶館究竟發生了什麼樣的慘案。

「好久不見。」迎上來的是山王莊的副店主摩利爾,這次他沒有綁遮眼的布條,一雙山羊眼睛友好地看著我們。

「摩利爾!好久不見!」喵喵很歡快地直接飛奔過去,「喵喵這次把漾漾跟冰炎學長帶來了喔,還有這位是式青。式青,這位是摩利爾。」

摩利爾先朝我打了招呼,才轉向學長,「您好,殿下以及式青先生。」

 

『喔喔!這也是個美人!』色馬馬生就是以蒐集美人為人生宗旨我也知道,只是我不知道居然一隻山羊也可以讓你激動成這個樣子?

喔對了,讓我補充一下,是野生的。

『這你就不懂了。』色馬用一種『你還太嫩了。』的語氣說,『就算是山羊,美人就是美人啊!我決定以後要天天來這裡!』

 

「人家的訂單已經排到了一百年之後你省省吧。」誰跟你那個閒工夫招待色馬一隻?

「啊,說到這個。」摩利爾剛剛原本還在跟學長聊天,聽到我們這邊,突然轉頭過來,「上禮拜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排到兩百年之後了呢。」

 

啊……該不會那句祝福真的成真了吧……好吧,這樣也好。繼續祝你們排到三百年後。

 

閒聊過後,摩利爾照舊把我們帶到店後方的位子,完全把我們當成來訪的朋友招待。

「聽到殿下回歸的消息,我跟普列爾都很高興。」等了一點時間,摩利爾把幾個盤子碟子放到我們面前擺了整個桌子,給我們一人倒了一杯茶,連色馬也有,只是很貼心地換成了碗。像上次一樣,喝了身體很舒服,「不過還是很可惜,普列爾還在外頭。沒能跟殿下見面。」

 

「之後我會找時間來訪。」學長好像跟摩利爾很熟,一點也不客氣把其中一個盤子往我面前推,直接插了塊糕點往我手裡塞,「我聽米可蕥說褚受你的照顧了。」

 

摩利爾微微笑,「這沒什麼,看見受損傷的孩子就會想要盡自己微薄的力量……說起來,殿下,您的身體比起之前看到的好了許多,只需要再些許調養就好了。」

 

啊、意思就是學長好的差不多了吧。

想想還真是讓人感動,明明一年多來都是漂在葡萄泡泡裡面當屍體,現在都回來對我拳打腳踢了……真不知道應該是高興還是難過,學長的巴掌攻擊真的很痛啊啊……

「……明明還是天天接任務。」我咬著糕點小聲說。

 

摩利爾還是微笑,「有時候適當運動也是療程的一部分……如果不是會造成巨大損傷的話,稍微動一動應該是沒什麼大礙的。」

 

喔,是喔。

「嗤。」學長你不要給我偷笑!到底是誰有三天解決十天任務的紀錄的!這個叫做適當運動才有鬼!

喔我說錯了,這世界本來就有鬼。

 

「不過褚同學,你的身體好像又更差了一點。」摩利爾的矛頭突然直接往我這裡插,害我一口糕餅差點沒吞下去,趕緊吞一口茶水。

照樣,我的手被抓出去,像把脈一樣東摸摸西摸摸,摩利爾的表情有點凝重,「……是另一個的影響了……」

 

「感覺是……遠古力量的影響……跟古代大陣不一樣。是近期沾上的嗎……」一下子,整個空間的氛圍都凝重下來了。色馬挪到我身邊,用他頭上那根角輕輕碰了我的背。喵喵端著茶杯跟著嚴肅地看著我。

至於學長……我覺得他的表情陰沉的跟看到鬼族沒什麼兩樣。

別這樣啦學長……又不是你要啪嘰倒地不要這樣擺臭臉我會怕啊!

 

『嗯,果然不是錯覺。』色馬的聲音傳過來,『褚,你受詛咒了。』

「……是個沒有惡意的詛咒呢。」摩利爾跟色馬說了一樣的話,「應該只是詛咒的碎片……但是對你的影響不小。身體好多地方都有損傷,一時半刻沒辦法好的很完全。」

 

啊……應該是瓦瑟說的那個不是詛咒的詛咒吧?

「漾漾……」喵喵皺起眉頭看著我。

我點點頭,「嗯,我知道。」我也沒想過要瞞很久,這裡那麼多火星人那麼變態,肯定馬上就發現我身上哪裡不對勁。

上次那個叫我要背叛的夢應該就是個開頭,詛咒這種東西就是這樣,都特別喜歡把人拖進夢裡不給睡。

 

「上次我已經告訴過你別離開學院……到後來還是離開了。」摩利爾用一種怨婦表情看著我。

「……對不起。」這次是我理虧,有錯在先,只好低頭道歉。一群強大的火星人為了我這個平民老百姓勞心勞力,結果我在那邊跑東跑西把自己搞成破破爛爛的樣子……真是奢侈……

 

我何德何能,能接受他們的幫助?

 

「這次真的別離開了。」摩利爾說,「我會再調整茶包的配方,讓你帶回去喝……在回去之前先在這裡睡一覺吧,這裡有燃一些安神的草藥,應該能讓你好一點。」

「我知道了。」

 

摩利爾領著我到店的另一邊,一處曬的到太陽的角落,四處都種著一些應該是養氣補身體或是補血的藥物,有一些是很難培養的物種,全部都養在一起。

他拉過一張躺椅,取來一條薄毯……我我我真的不是什麼王子啊之類的……給我桌子椅子我趴著就能睡了這是我們高中生的絕活……

 

「這是我們給友人小憩的地方。」摩利爾微笑說著,聲音輕輕的,「可以放心的睡。」

「我……」我這樣占空間真的好嗎我的媽呀……

「囉嗦什麼,都把自己搞成那副鬼樣子了還在腦殘!」大概我的表情又出賣我了,學長來勢洶洶直接扯了我的手把我抓到躺椅上放好,薄毯根本是用砸的砸到我的臉上。

「褚同學就先休息吧。」摩利爾說完這句話就先離開了,還很好心的關上門。喵喵跟著在後,過來摸摸我的頭用微笑警告我要好好睡覺休息。

 

我躺在躺椅上,說真的,這邊的陽光照下來暖暖的很舒服,空氣中若有似無的淡香也讓人很放鬆,要是沒有一個學長在旁邊盯著我的話我可能不到三秒就會自動闔眼睡著。

 

「學長……」你這樣看著我我很難睡覺欸……眼裡只剩下那抹紅。

 

說起來還真是可笑,我想幫學長,我想做點什麼,我跟上了隊伍、我開始了旅程,我還跟著夏碎學長逃出學校。

我就用我這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人類軀殼、彆腳的妖師能力,頂著個妖師能毀天滅地的狂妄頭銜,就這樣一點防備也沒有的闖進這個世界。

 

到頭來我自己究竟做了什麼?我做到了什麼?

我跟在隊伍裡面,跟在阿利跟摔倒王子後面。

我跟著夏碎學長,跟在他後面,否則我連一步都離不開學校。

然後呢?黑小雞為我所用,放棄了他在夜妖精可能會有的更好的前途,甘願就這樣縮在我身邊,照顧一個什麼都不懂的主人。

 

有種感覺,我什麼都沒做到,我就只是因為……因為學長,所以我一廂情願的跑。一路上讓所有人擔心、讓所有人在我前方、我四周把所有事情都處理的完美無瑕。

 

現在居然還要別人來擔心?

真是個笑話……

「學長……」我又叫了第二次,我真的、真的很想幫學長做點什麼,什麼都好。

「你又在亂想什麼?」學長的聲音聽起來有點無奈,他走過來,在躺椅旁邊坐下。

 

紅色的、耀眼的紅色更明顯了,我僅有的模糊視線裡面只剩下學長的影子。

一雙紅色眼睛、一抹紅色的髮。

全守世界最有資格張狂的人。

「我……」我在想我自己到底都做了什麼……永遠都跟在別人身後,當個縮頭縮尾的妖師,以為自己進步了、沒有學長也能活下來……

「我不知道……我做了什麼……」我的雙眼發酸,想哭,可是又不想讓眼淚給學長知道。

 

「你做的很好了。」學長的手伸過來,輕輕蓋在我的眼上,微涼的手掌很溫柔,溫柔的很難得。

「可是……」

「我已經回來了,這就是結果。」學長說,嗓音堅定不移,「我站在這裡,在你旁邊。」

「這樣,你還要質疑你自己什麼都做不了?」

 

只有肯定了自己,世界才會肯定你。這是冥玥跟我說過的話。

「守世界最強大的黑袍都肯定你了,你還有什麼理由唾棄自己?」

 

……什麼嘛……誰會說自己是最強的……

我覺得我可能是笑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眼上濕濕的。

「學長……」

怪了,我為什麼哽咽成這樣?

 

學長蓋在我眼上的手拿開,他漂亮的臉直接湊到我面前給我來個精神攻擊。

不過這下,我能看清楚他了。相隔著不遠的距離,我能聞見他身上還帶著草藥味道的清香。

還能看見他紅色眼中的黑色倒影。

我的影子,在學長的眼裡。

「褚。」

學長的聲音很輕很輕地叫著我的名字。一次又一次。

「嗯。」我跟著回應他。

 

「睡吧。」

「好。」

透過陽光,學長的影子遮蓋在我身上,把我整個人圈在他的範圍內。

然後我才知道,原來精靈也是有影子的,並不是永遠都是那樣光亮。

只是精靈的影子,依舊漂亮的不像話。

「學長的……影子……」我不知道我自己想到什麼了,伸手去觸碰自己的臉,學長的影子映在上面。

「嗯。」學長笑了,很漂亮,世界級的漂亮。

「你就是我的影子。」

评论(9)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