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東

http://slashtw.space/home.php?mod=space&uid=9235

特傳<歸途>-5-

√非常ooc

√大漾小冰

√就算有大綱我的腦袋依舊放飛

√寫到有點懷疑人生(我是哪裡我在誰?(我寫的什麼?

√短時間內應該只有日常,最近忙著重新看一次特傳。

√遠離日更影子的吊東正在忙著準備日更歸途。(此人已死(有事燒紙

√還在想要怎麼樣比較好寫出感覺。


說起來,褚冥漾也不是第一次這麼晚回來。

每次晚歸,都是滿臉茫然,好像不認識他、不知道他是誰。第一次見他這個樣子,還以為他去哪裡撞壞了腦袋。

「去哪了?」冰炎重新起身,走回書房內。褚冥漾本身沒什麼禁忌,房子內的每個房間都可以去,什麼書都可以拿出來看……

啊,冰炎想起來了,有一本書褚冥漾一直不讓他翻。

『冰炎,書會咬人,拜託你別翻開。』褚冥漾難得的非常嚴肅,跪坐在他面前,把一本還在劇烈掙扎的書放到他面前,『要是不小心翻開了,馬上、立刻、離開現場。』

 

接著他看見褚冥漾為了示範給他看,非常小心地扯開綁住書本的鎖鏈。

 

冰炎馬上明白為什麼褚冥漾讓他不要碰那本書了。

『為什麼書會咬人?』被褚冥漾擋在後頭,冰炎非常有餘裕去仔細觀察那本瘋狗一樣的書。

『因為……因為它會餓啊。』褚冥漾丟給他一句廢話。同時不斷往那本咬人的書上撲過去,想盡辦法要逮住那本已經在書房造成混亂的書籍。

……好吧,是他不該問的。

 

總之,褚冥漾追著咬人的書、或者說是被咬人的書追了半天,才終於重新把鎖鏈纏回書上。

『所以,冰炎,就算再想看也不行,不要翻開它。』褚冥漾最後嚴正警告。

 

踏入書房,一如往常的亂。褚冥漾有自己的整理方式,但是冰炎總是看不過去。

符咒、咒術、陣法……褚冥漾的書房內大概就是堆疊著這樣的書本,冰炎幾乎都看過了,不懂的就問,褚冥漾看著冒失,有時候還畏畏縮縮的,不過耐心很夠。

 

「……無殿?」冰炎在書桌上看見某個片段。

無殿是什麼?他瞇起眼睛,沒有刻意去翻閱,褚冥漾雖然大方的讓他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也從未限制過他,但這對他來說是種禮儀。

似乎是種契約?

冰炎想著,在上面看見的詞彙有點艱深,他不太能理解。

也許等人回來之後再問問。

 

 

『咖。』大門那兒傳來聲響,冰炎眉頭皺起。

這不是褚冥漾,褚冥漾回來的時候一向沒有聲音,安安靜靜地來,安安靜靜地走,冰炎還沒見過褚冥漾離開或是回來的樣子,大部分時候,都是見到他已經安然坐在書桌前或是餐桌前,好整以暇地和他打招呼。

 

他放下書,手上捏著符咒,那是褚冥漾給他防身用的。除了祝福之外,褚冥漾還教會他一點防身技巧。

隱匿自己、或是防禦敵方。

不過冰炎最擅長的還是一把火炸了所有敵手。

 

悄悄拉開書房的門往外探頭,冰炎知道褚冥漾藏匿自己的方式非常高端,放在屋內的防護術法一直沒有出差錯。

而現在……這是探路的使魔?

冰炎辨認著,那些使魔應該是來自同個地方,追隨著目標物的氣味,在追到之前不會輕易放棄,除非依憑的事物有所損傷或什麼外因導致任務無法繼續。

 

照理來說,這樣子的使魔不應該衝破褚冥漾設下的術法……

褚冥漾怎麼了?

 

冰炎的眉頭皺起,他雖然是個年齡不足十的孩子,不過環境使他成長。他沒輕易動作,只是悄悄關上書房的門,找出刻印在書桌上以備不時之需的防禦陣法。

褚冥漾說,他們的身分太敏感,很容易被追殺,所以花了一個下午的時間把這個繁複的咒印先刻上了,還提前付出代價,好讓冰炎要使用的時候可以馬上啟用。

『希望,永遠不會需要用到這個。』刻好之後,褚冥漾還這樣告訴他。

 

現在看來是不可能了。

 

衝破了褚冥漾的防護,一種可能就是褚冥漾太弱而使魔太強。不過這個想法依出現馬上就被冰炎自己駁回,褚冥漾說過,使魔這種東西就只有弱字可言。充其量拿來當作小孩的玩具吧。

第二種,冰炎不想知道的一種原因,是因為褚冥漾重傷,導致力量無法繼續維持這間屋子的術法,這些法陣跟施術者都是緊緊相連的,法陣的主人沒了力量,法陣也隨之無用。

 

第三種則是冰炎最不想知道的一種,那就是施術者死亡。

 

經過篩選之後,冰炎還寧願相信第一種。

 

弱小總比受傷死亡來的好。

他想,要是他未來成為了強大的存在,那麼褚冥漾的強大與否也就不是那麼重要。

但是他不想看見褚冥漾受傷。

褚冥漾傷的安靜。給人某種他本身就是應該全身上下大小傷遍布的感覺。小小的血口子印在掌心,褚冥漾只是笑笑說聲小傷、沒什麼。

大大的血洞開在腰側,他依舊是笑笑,說他習慣了。

 

人生嘛,難免有幾個傷口。

 

褚冥漾是這樣說的,那天在他曾經的家的廢墟裡,背對著他,迎著一群背信忘義的掠奪者。褚冥漾是這樣說的。

血淋淋的傷口蓋在他纖細的腰上,脆弱的布料吸不去滿溢的血水,褚冥漾彷若未覺,只把他護在自己單薄背影後,充作羸弱的一堵城牆,替代著傾倒的家門,掩去了滿世界腥風血雨。

 

『冰炎,傷口痛了會好。可是人死不能復生。』褚冥漾若有所思,冰炎看不見褚冥漾的臉,只覺得半路殺出的他似乎也有些迷茫無助,『所以,就算受傷了,也要把命保住。』

 

把冰炎的命保住。

不知道過了多久之後,冰炎才知道這話是這麼解讀的。

把冰炎的命保住,不是把褚冥漾的命保住。

受傷的是褚冥漾,活命的是冰炎。當時褚冥漾的腦袋就是這麼粗暴簡單的一個想法。

 

使魔的腳步聲走過書房前,繞過去、繞回來。

冰炎屏氣去聽,褚冥漾其實還留了另外一個陣法給他,刻在地面上。是個移動陣,同樣是以備不時之需,傳送的地點冰炎可以猜想是某個褚冥漾認為安全的地方。

只是褚冥漾同時也告訴過他。若非需要,不要使用到移動陣。

『你也知道,我的記性不太好。』褚冥漾嘿嘿笑了,有點靦腆、有點不好意思,還帶著點困擾,『你移動到其他地方了,代表我們又要搬遷。』

 

『一搬遷,我就不知道有你在的地方應該怎麼去了。』

褚冥漾如是說。


评论(9)

热度(28)